除了零度可乐,你的人生还有什么是伪高潮?

08-22 19:28 首页 悦食中国


你打开一罐可口可乐,是否会想起安迪沃霍尔曾经说过的话:“这个国家的伟大之处在于,在这里开始了一个传统,最有钱的人与最穷的人享受着基本相同的东西。你看电视喝可口可乐,总统喝可乐,丽斯·泰勒也喝可乐,你想你也可以喝可乐。可乐就是可乐,没有更好更贵的可乐,你喝的与街角的叫花子喝的一样,所有的可口可乐都一样好。” 



还在杂志社工作的时候,每一个截稿日,编辑部里的气氛都是干燥浮动的。改不动稿,写不出字,开头结尾,全无能为力。


当初我们的编辑部主任是位又瘦又有趣的女士,她会说:不行我要喝可乐。


这句话有另几种不同的表达方式,如:不喝可乐今天过不去了;已经戒了一周可乐了,我要复喝;去便利店吗?帮我带一罐可乐。



最后一种表达方式,语气是怯怯的,仿佛,喝可乐是种罪过。


可不是吗!对自己有所要求的女同志,是不是应该少喝可乐啊?那些比我年纪小的同事,小很多那种,每个因为稿子熬过21点以后的夜晚,她们张罗点M记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点零度可乐,而我偏要桀骜不驯的嚷嚷:“什么?我要可乐,正正经经的可乐。”


半小时后可乐送到,从外形根本无从判断谁是谁,冒取了一杯,喝一口。价值观都要崩塌了,零度,这也算是可乐吗?我陷入深度的闷闷不乐,接下来每一个字,我都没心情看,没心情改,没心情写。因为零度可乐,我开始怀疑人生。



终于,迎来了零度可乐要下架的消息。多么无关痛痒又美妙的新闻啊,愿世界每天多发生些没营养,又让我高兴的事儿。对于我来说,零度可乐的下架是一次拨乱反正,是将我凌乱的价值观,不费吹灰之力地扶了正。


为什么要喝零度。为什么?



我认真的买了一瓶零度可乐,这是真的,又买了一瓶可乐。因为甜的口感变了,可乐能带给我的刺激感、堕落感、释放感,全然消失了。甚至,我盲目的感到,碳酸都少了,嘴里不再冒泡泡,嗝儿都打得少了,因为阿斯巴甜这种人工合成的甜味剂,我的口腔里都不再反酸。喝了跟没喝一样,摔。


我喜欢喝零度的朋友循循善诱:你知道糖尿病有多可怕么?只是你从小太习惯蔗糖这种甜啦,冷不丁碰到阿斯巴甜这种代糖,不习惯而已。我一开始也不习惯啊,然后我找到了方法,把它冻到极冰极冰,就很完美了。它,既让你保持健康,又能获得喝可乐的快感。



那不如把零度冻成大冰棒子咯,一口一口啃,会不会更有可乐的完美快感?

 

我无法理解这一条接一条的自我说服。努力说服一个热爱可乐的人,为了获得喝可乐的快感,不选可乐却选了零度?这不是自欺欺人人吗?她喝了一口零度,脸上浮动着笑意,我明明看到,她迎来了人生中第100次假嗨。


第99次,是因为一个男人。又帅又富,不光自己富,家里也富。还爱心泛滥,喜欢一切小的事物,小孩、小姑娘、小动物。作为小姑娘的她,被他看上了。


短信攻势、小礼物不断、开着豪车带出去兜风、去吃一切好吃的,吃的时候不断给她夹菜,就像喂他的小猫。分别时吻吻她的额头,就像吻他的小猫。



她沦陷了,告诉自己迎来了人生中难得的真命(富)天子,拉着我准备去潭柘寺还愿,打电话告诉自己的爸妈大姨二姑父,年底可能就要结婚了。全家沸腾了,大姨和二姑父翻着白眼嘴上说“再看看吧,别有什么闪失”,回去数落自己家的碎娃子:“看你姐,看你姐,多争气。”


敲锣打鼓之后,男人失联啦。她无法接受,陷入深深的回忆,仿若刚经历的是场旷世奇恋,这场奇恋谈了10年,而没有修成正果的原因,是因为男主死了。我轻微的提醒她:这个,almost like love,你试着体会一下。


她显然只看到了love,忽略了前面两个单词。这几乎像是爱的东西,根本不是爱情。但并不耽误她完成这次爱情的假嗨。



就像亦舒的爱情小说,她的每本小说里,都没在讲爱情。哪有那样的爱,哪有那样的家明,自明,X明。但包括我在内,都曾为此沉沦,也仍微弱的盼望着,效仿着。有时还嗔怪着忍不住催单:人咋还没来呢?在路上了不?


第98次假嗨,是因为一份工作。看着光鲜极了,跟精英们在一起,自己也变得像那么回事儿。穿起了套装,踩上5厘米高跟鞋,冬天身边的女同事,全光着腿穿丝袜。北京的冬天啊。她说:“我相信医学的发展会比我的腿疾发展的更快,老了一切能被解决。”


她每天熬夜、加班,还能烫着大波浪端着星巴克,从国贸的写字楼里走出来赴约,人真的是闪光的。用最贵的眼霜,因为熬夜,黑眼圈太严重了,于是又一句话掷地有声地砸向我:“我努力赚钱,不就是为了能去韩国打针吗?”


我又懒又闲,没赚到什么钱,但好在,也暂时不用打针。她每天给自己也给我打鸡血:“忙就是生活,你觉得我的状态是没生活,是因为你误解了生活。”



一度,我是反鸡汤的。但鸡汤有毒可以,我是个到处散布“真的懒人,眼里容不下一丝勤奋”的那种人。我的头像是葛优瘫,本人更是用实力践行着这种生活方式。直到“瘫着”开始让我恐慌,我也开始了加班。虽然没有在冬天穿丝袜吧,但也约略明白了她灌给我的那些鸡汤:没有假嗨,日子怎么过下去啊。


这一生,我们假嗨的还少吗?装高潮,装作爱的很深,装很崇拜领导,装加班加得爽,装失恋了自己没事。你讲了个笑话,我装作这很好笑,你送我了个礼物,我装作很喜欢的样子。


这时,你喝了一口零度,迎来了人生中第100次假嗨。这算什么,又不是第一次,就像那个真的挺喜欢的人转身走了,我为了自尊也为了面子,得装作没什么呀,从心上掸掉你,就像掸了掸烟灰,就像掸掉袍子上的猫毛,就像掸掉包上的一片草叶。是的,然而。



零度可乐下架,是为了迎来一种升级的、口感更接近可乐的零糖可乐。


我和开头提到的又瘦又有趣的女士,曾讨论过一个问题。如果要到宇宙尽头的餐厅,看宇宙大爆炸,对,是宇宙大爆炸了,在它爆炸的前一秒,过程中,你可以观看它。


——带什么吃的呢?


我说:黄飞鸿。


她说:可乐。


对,黄飞鸿和可乐。我有时也在想,像我们这种过分追求可乐真实感的人,是不是也在自欺欺人的假嗨呢?可是,如果今天是最后一天,我只想喝可乐。



互动

所以,除了零度可乐,你的人生还有什么是伪高潮?

你说呢?



文|樊月姣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悦食Epicure》2017年7月刊

『 向着北欧,去吃! 

现已上市,当当网、京东商城、天猫、亚马逊搜索“悦食”或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去往“悦食家”微店即可购买。


首页 - 悦食中国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