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谦忙着复婚,95后忙着离婚,这对辞职不务正业的小情侣,早已在风景最美的地方安了一个家

摘要: 老薛啊,余生请对我好一点

11-15 23:10 首页 借宿


薛之谦和高磊鑫复合了。


两年前他们离婚时我单身,现在复合了我还是……手动制造时光机,给两年空白按下delete。


其实滚妹采访过的爱情故事,个个不输老薛一生只爱一个人。比如去年年底,我那篇“开着一辆二手吉普车,和最爱的姑娘一路往西”的文章一发出,没几分钟,阅读量就破了5W+。


君君和彦文


在西藏一见钟情,又一起牵手走世界,边走边拍,用镜头记录下别人的风景和自己的生命。


不想工作了就辞职,买辆二手吉普车,和心爱的人一起一路往西,还在最美的大理租下一间老院子,追求自由自在的灵魂。


文中的主人公君君和彦文这对90后简直就是朋友圈拉仇恨的典型啊。


但是,浪漫过后是现实的生活,任性完了还有未来的人生,很多人想问的是:



旅途中一见钟情的爱情真的靠谱吗?


不是富二代,辞掉稳定的工作后,他们凭什么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又去“骚扰”了这对神仙眷侣,但是听完他俩的故事后,小城君只能用四个字形容:心服口服。



四年前的间隔年,君君独自一人去冈仁波齐转山,在山脚下的志愿者之家遇见了彦文。


当时转山的游客并没有现在这么多,在天寒地冻,设施简陋的塔尔钦,大家一起做了顿热腾腾的饭菜。



梳着两条麻花辫,皮肤特别白,黑压压一桌人中间,君君显得有些特别。

转山结束后,大家各奔东西,凑巧君君和彦文的行程一致:都要走新藏线去新疆。



去新疆喀什的这一路,风景极美,条件极苦,路上搭不到车的时候,每天要负重徒步超过20公里,君君却毫不喊累,一路紧紧跟在彦文身后。



都说旅行是检验三观最好的方式,俩人却一路都没有起过争执,反而因为都喜欢自由的生活方式而相互吸引。

 

就这样,并肩行走了整整两个月,从西藏到新疆,到甘肃宁夏、内蒙古,最后在北京分别的时候,心里已经装下了对方。


回去后,君君听从家人的安排,在上海找了个工作,开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


而彦文在离上海很近的苏州开起了青旅和民宿,每个周末,俩人在苏州、上海两边跑。



忙碌的日子里,君君时常想起在西藏的时光,心里越来越确定按部就班的职场生活不适合自己。


而在两年的工作生涯里,君君不仅积累了一定的钱,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的毕业生,她也有了更成熟的专业技能。


彦文一直都是一个追求自由生活方式的人,在没有遇到君君之前,他是一个民宿主,喜欢哪里,就把民宿开在哪里。


从此我们的镜头里只有对方


遇到君君之后,他愿意为她停留,但若君君想走,他就陪她去到她想去的任何一个地方,去做想做的事情。


最好的爱情,其实并不是一见钟情的浪漫和绚烂,而是你我有着一致的三观,对这个世界同样充满好奇,想要去到同样的远方。


不走马观花,去到一个地方,就生活成一个当地人,看他们的电视剧,学他们的语言,读他们的书,和他们聊天,渐渐渴望把旅行和摄影变成生活的感觉。


想清楚未来想要的生活后,君君便辞职了,俩人再次出发,边走边拍。


在泰国,他们去逛了火车驶进菜场的美功集市;在清莱郊区的山上探寻到了仍在住竹制吊脚楼的原住民;在印度沙漠里体验了用沙子洗碗,参观了供奉上万只活老鼠的老鼠庙;在金庙为锡克人的无私而感动……



回来之后,俩个习惯在路上的人,却再也不能安分地待在一个城市里“安居乐业”了。


去年三月份,彦文转让掉了经营了2年的3家客栈,还有2家和朋友一起做的民宿。



在家人和朋友还没回过神的功夫,他买了一辆二手吉普车,载着养了三年的狗狗和我,一路往西,去寻找属于我们的桃花源和自由。


从此以后,君君和彦文就正式踏上了另一种生活的轨道,一条标准生活以外的轨道。



因为是编导专业出身,君君的前期,拍摄和剪辑功底都很扎实,一路上,俩人也会接拍一些广告或者旅拍,筹备路途的费用。


他们用镜头记录下很多情侣和夫妻,有你侬我侬甜到腻的,也有拍之前大吵一架,转眼主动和好的。


透过小小的取景框,他们见证了人们因为相爱而牵手,因为皮毛小事而分道扬镳,见证了感情中1001种的完美和不完美,这让君君和彦文更加懂得珍惜彼此。



边走边拍,一路经过安徽、江西、湖南、广西、贵州,最后来到云南,于是大理出现了。

 

也不是特意寻找到它,而是它就这么自然出现在途中,本来只是歇脚的一程,最后却留了下来。

 

可能是光从延绵的苍山云层中间投射下来的那一刻,也可能是夜晚听着山泉汩汩和夜虫低鸣的声音入睡的那一刻,君君和彦文决定留在了这里。



改造前,老李的宅子,彦文之前做过民宿,他喜欢经历时间而散发出质感的事物,这个院子就是他心中所一直期待的质感。


俩人虽不喜古城的喧嚣,却也不舍古城的便利,便在大理古城和洱海的中间,寻了一处院子。


院子是老李家的,他们一家都是淳朴善良的农民,屋子即便早已不住人,隔些时日还会来打扫一遍,修一修李子树的枝。


可能是出于摄影师审美的直觉,虽然并不懂建筑,但是一看老院子,它散发出的气息就觉得喜欢。


村里的阿伯在河里清洗早市要卖的菜


老宅位于上生久村,村子里游客不多,所以可以看到白族人原汁原味的生活。


清晨阿姐和阿婆背着背篓去下田,傍晚用手推车运送收下的新鲜蔬菜去卖,年纪更大一些的老人,晒着太阳拄着拐杖坐在村口的大青树下聊天。


村里一放电影,村民们便自己搬着板凳来看电影。


夏天夜晚,村里偶尔放一部露天电影,各家带着孩子,搬着小板凳来看,生活特别简单又温暖。

 

从这里沿着田野慢悠悠散步到古城只要30分钟,开车5分钟,转身往洱海边去也只要3分钟车程。




伴着天气转凉,院子的改造也开始动工了,

因为彦文有经营改造民宿的经验,

这次的老宅改造也便交由他主要负责。



院内的老宅建于上世纪四十年代,

本身有非常厚重的历史感,

俩人没有破坏原本的石木结构,

只把破坏的瓦顶和木头做了修缮。



考虑到大理的老院子普遍采光不好,为了提供更充足的采光条件,彦文拆掉了所有非承重墙,统统换成玻璃幕墙,把院子一楼隔出卫生间、前厅和多功能区域。

 

同时把原来左右两边的木楼梯拆掉,改从中间上楼,楼上的三开间将设计成独立大床房、小套间(一个榻榻米和一个标间),共三个房间。



本要打算抹平墙面,砌墙师傅轻车熟路地敲去外层水泥后,却发现墙体内的石块自然堆叠出的纹路更美,于是决定把它们直接裸露在外,有别样的韵味。


这是个老院子,几十年来它已经形成了它自己的气质,所以改造的准则是遵循它的自然。


 

说起来,大理的工人也特别有个性,比如说君君和彦文想在这里开一个方的洞,只要人不在现场,极有可能,他们就会开个圆的,因为他们觉得圆的好看(崩溃脸)。


俩人有审美强迫症,而当地工人却喜欢将就,他们只好每天都去现场把关质量,经常和他们一起做。



内饰方面,君君和彦文也是下足了心思:南美的编织、印度的地毯、日本的茶具……有他们从各地带回来的,也有自己手工制作的。


坐在还没完工的宅子里编织各种手工艺品,君君还一度被朋友们嘲笑在弹棉花。



彦文还亲自去草地上拨草皮给后院做绿化。


天高云淡,大理的草皮都特别绿。



大理的工人们都是慢性子,加上一些其它因素,秋去冬来,又从春到夏,睡过无数个

又脏又乱的半成品宅子后,终于在这个秋天的开始,君君和彦文的老宅改造好了。


他们给院子起名“吾居”,既是吾之居所,也有无拘无束的意思。



吾居包括三个卧室,一个大的室内公共空间,一个开放式厨房,还有一个可以晒太阳的小院子,屋后还有一块菜地。


一进门,一条蜿蜒小路通向主屋和菜地、厨房。



主屋一楼是公共和娱乐区域,

可以在飘窗前看书,

也可以坐在沙发上喝茶聊天。



厨房是开放式的,

去小院的菜地里抓一把菜,

就可以自己捣腾美食了。



顺着楼梯上楼,

左边是一个独立房间,

右边是一个带榻榻米的套房。


窗户下面还做了火炉


屋内的家具门窗几乎都是木质,

我们不希望出现太多现代钢结构的东西,

会破坏整体的古朴感。



装饰也用一些带有纹理的材质制作或编织,

棉线,竹,骨等等。

鲜花易败,倒挂制作成干花后又能焕发新生。


可以说,这个院子浓缩了君君和彦文的审美,他们走过的路,看过的书,阅过的人,和不断更新积累的生活理念。



在这个院子里的生活,有时候觉得自在的不真实。


早晨会被清脆的鸟鸣唤醒,院子里摘一些自己种的蔬菜,有时李叔也会送来一点,新鲜的食材怎么烹饪都很好吃。



给很多新人拍结婚照,帮他们留下甜蜜的瞬间。


下午工作,剪片修片,带相机出去采风,或者编织一些手工。


晚上在院子里看一部电影。


彦文也会举起相机,和君君一起拍片。


彦文主要负责民宿的打理,君君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拍片剪片。


当然很多时候,两人的工作重叠,互相帮忙。


一个从来不化妆的小姑娘,在君君的镜头下仿佛变了一个人


去年,君君还在大理做了一个公益摄影。她被选为Levi’s品牌新年愿望winner,而她的愿望则是为白族家庭拍一组全家福。


她觉得既然过来生活,享受这里的新鲜空气和一草一木,那么也要为当地人做一些事情。于是选了三组家庭,在吾居的大厅里进行拍摄。



他们都是在过年的时候才有机会拍一张全家福,平时更是没有用专业的设备拍照的机会。


但君君觉得这样的摄影会比平时的商业接拍更有意义。


君君说,以前好像总是很忙,想要的很多,忙到没办法静下来踏踏实实和自己相处。

 

而现在会对未来很清楚,也想自己创作一些影片,去很多地方旅行,把更多精力放在「把自己变成更好的人和让对方变成更好的人」上。



和君君聊完以后,开头的两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无论是日久生情,相亲,还是一见钟情,靠谱的并不是爱情相遇的方式,而是对面的那个人。


还有什么比三观一致,愿意牵手走向未知的世界更重要?



而走一条标准生活以外的轨道也并不是不可能。


明确自己的内心的向往,有养活自己的能力,世界那么大,即使不是富二代,也可以和爱的人一起去看看。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种幻想中的自由生活,而君君和彦文一直在探索抵达它的途径。



当第一批95后都开始离婚的时候,他们却已经找到了三观契合,一起走世界的伴侣。


当你还在迷茫地随着大流的时候,他们却靠着自己的双手过上了自己想过的生活。


所以凭什么别人有爱情,不上班也可以过得很好?


大概就是凭他们有勇气尊从自己的内心,并为了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而不懈努力吧。



有时候我们没有过上理想的生活,

可能是我们不了解自己,

也可能是我们没有勇气,

或许仅仅是因为那个人还没出现。


如果你去大理,或许可以去吾居看看:

?? 地址: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镇上生久村155号 

电话:18187201871

微信: jun1990_



推荐阅读

『七夕礼物』雪山下的25小时,滚妹带你上天


只有两间房,却自带spa泡池和深夜厨房,

还有72种鲜掉眉毛的菌子……


江浙沪比基尼最佳目的地Top3:

诞生在废墟之上、寺庙最多、还藏着“水中大熊猫”




首页 - 借宿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