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医药物资协会12-11 19:19

摘要: 9月1日,第二届中国老年健康产业博览会“风云际会”环节,在《E药经理人》杂志主编谭勇主持下,六位医药界知名企业家济济一堂,共同探讨中国医药产业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9月1日,第二届中国老年健康产业博览会“风云际会”环节,在《E药经理人》杂志主编谭勇主持下,六位医药界知名企业家济济一堂,共同探讨中国医药产业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论坛主持人谭勇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名誉会长、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阮鸿献,常务副会长、漱玉平民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文杰,副会长、全国人大代表、亚宝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武贤,副会长、贵州联盛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汪洪峰,副会长、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韩春善,副会长、岗岭集团董事长刘峻岭共同出席本次论坛,分享观点,碰撞思维,为产业创新发展寻找路径、思维和方法。

论坛现场

谭勇:

第一个问题问一下任总,请你来回顾一下,您从事医药行业这么多年以来,您认为您所经历的医药行业的里程碑事件,您认为过去这个产业这么多年以来,您理解的里程碑的变革大概会有那些阶段?

任武贤:

可以说我们自从开始推行国际化,大家又大量的引进了一批美国、欧洲一些专家进入中国。这五年是向国外学习,走向国际化,特别是近两三年,国家提出创新之后,我们中国的医药也快速发展,给我们医药行业创新提出了一个更严格的要求和新的局面。

谭勇:

联盛药业的汪董,代表工业板块谈一下,过去你所经历到的行业这些年变化的感受。

汪洪峰:

我讲一下我个人的经历,我想把这21年简单的回顾一下,我的经历大概是三个阶段,一个阶段就是在药厂做职业经理人的时候,做职业经理人,那时候其实营销创新还是比较容易的。做到大概2003年以后,基本上就是自己创业了,那时候是做抗生素为主,到了大概2007年左右开始以口服药为主,这是第二阶段,那时候是以代理为主。后来开始进入工业,把自己勒紧裤腰带攒下来的钱做一个品牌。做研发说句实在话,不敢打头路。要想做好中药,想做好饮片是非常艰难的事情,第一关就是你的道德关。消费者心里有一杆称,工业有可能会在定价方面,我们需要更加严谨的思考。

谭勇:

说到消费者,零售药店一定是离消费者最近的,所以接下来我们要请两位零售药店老大们,谈一谈零售行业的变化,以及从零售行业的角度来看整个医药行业的变化是什么样的?先请一心堂的阮总跟大家作一个交流。

阮鸿献:

刚才我们主持人说到从中国的现状,药店昨天、今天、明天,路在何方…从我个人的理解,应该是改革开放这40年过来,从中国的经济改革开放到现在,我认为缺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东西和我们在质量上的东西。我说的质量,一个是我们的生活质量,生活质量可以带来我们在生活过程当中的,我们所使用的产品的质量。因为我们产品的质量也离不开药品的质量。所以刚刚主持人所说的,那我们药店未来还可以做点什么?我认为更多的是做好我们的药店的服务。另外主持人说到的,我们在过去的药店和未来的药店,在昨天、今天和明天,药店路在何放?中国那么大的市场,我们现在中国的这一点点药店太微不足道了,太小了。为什么?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作为行业药店也好,医药领域也好,还可以去挖掘很多服务的价值,给顾客和患者更好的服务。也就是说中国的药店市场潜力巨大。所以我想回归我们的本质,就是今天在一个省级也好,在全国也好,但是我们做好每一块领域里边的,把我们每一块市场做精做细做透,我认为都非常不容易。所以把我们自己的内功真正练好了,机会来了,我认为我们的价值体系真正会体现出来。

谭勇:

同样我们也请李文杰总也来给我们谈一谈,李总所经历的零售行业,这些年有哪几个发展阶段?现在到了什么样的历史时期?

李文杰:

我觉得这些年应该说从过去的这种平价药房开始,后来到精细化管理,回归到专业服务,一直到现在,以一心堂为代表,应该是里程碑式的代表,给整个行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年发展,中国为什么没有诞生巨型的工业和零售?其实我觉得有几方面,第一是国家政策限制还是比较多,还有个误区,大家都说CBS1000亿美金或者几百亿美金,其实美金和人民币差不多的,还一个我为什么说和国家的政策关系非常大,因为在美国的话,它的处方药是外流的,我们这儿根本没有放出来,这对于药店的快速发展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为什么说我们的行业和国家政策息息相关?因为大家都知道,前几年,我们学习日本、台湾香港,搞多元化,请了很多国外的专家进来给我们讲课,行业也组织很多的连锁出去学生,结果学了回来之后,搞多元化搞了一两年,上了很多东西,国家一声令下,连陈列都不允许,多元化就完了。你干得好还是不好,那就由你自己来决定。不管怎么样,我们大家要做好自己的事儿,管好自己的事儿,怎么管好自己的员工,和供应商更好的合作。所以说我想只要做到这一点的话,你的企业就能发展得长久。

谭勇:

零售电商这一块,也是受政策限制很多,我们不断的揣测国家局的时间表的处方药销售的放开,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这方面最新的进展,所以我想这方面也有很多话题跟大家作交流。我们就请刘总来回顾一下零售电商这个领域的发展,您应该也在不断的和监管部门做接触,包括网上售药的政策开放,大概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刘峻岭:

我非常赞同主持人刚才说的一句话,2017年到2027年,这十年是非常关键的十年,我个人认为在这十年当中,在医疗健康领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资本市场今天如果说大家去做研发药的,庞大的投入,然后再投入市场,再赚钱,再上市一开始肯定是亏损的。比如说国外的资本市场就允许做生物研究的公司,在你有收入之前就可以去上市融资。我觉得我们的政府可以考虑这些,因为药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领域。我认为我们自己研发出来的药也能够走到国外去,我这一点是非常乐观的。我个人认为,未来我们互联网可以让整个的流通环节更加高效,肯定比原来我们所说的这些零售的业态更加进步。还有一个让我感觉到乐观的非常核心的因素是什么呢?我们的市场,仅仅慢性病的用户恐怕就要超过美国全国的人口,所以有这个市场在,我们肯定会有很多的创新出来。中国在这个方面虽然我们原来是一个第三世界国家,但是我们已经远远的走在了世界的前列,真正的核心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我们拥有太大量的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我就说整个的市场给了我们这个土壤,无论你是从事传统的还是电商的,无论我们是过去的、现在的还是将来的,在未来的市场当中,比如说未来的十年当中,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去创新,肯定能够做得比现在会更好。谢谢。

谭勇:

最后一点还是想问一下刘总,你觉得在医药这个零售行业,会不会向大众电器这个行业,像国美、阿里这样,不管是地面的零售药店是自我革命还是别人来革命,电商对地面的零售一定会带来巨大的冲击。

刘峻岭:

我相信肯定会的,但是有些企业是自己革自己的命,能够走到前面去,有些是被动的,被推着走的。我个人认为,起码在十年到十五年之内,整个格局的变化,一方面我们会有像李总、阮总的企业可能会更加强,然后越小的连锁可能生存越艰难,很多的单体药店就会走向某一些同盟。

谭勇:

接下来远程视界的韩总跟我们谈一下,从移动医疗的视角来谈一谈这个行业的变化。

韩春善:

这个行业纯线上的平台,目前大多数还是处于发展期、探索期,也就是我们还处在不赚钱的阶段,互联网医疗本身靠线上的收入是不足以生存的,这基础的阶段。第二阶段就是线上与线下结合,就是到我们平台的增值业务开始做一些产业化的阶段,把医联体的医疗、医院、医生、病人资源如何和药品结合起来,这是我们正在探索的。这是第二阶段。第三阶段,我想也是离不开金融的支持,产业和金融的结合,产业的金融化,在这样一个平台上来进行产融的结合。消费金融等等这些模式和产业结合起来,和互联网结合起来,这可能是下一阶段探索的重点。

谭勇:

我想最后一轮我们请台上的六位嘉宾,每个人用简单的几句话谈一谈未来确定是什么?不确定是什么?就两个方面,你认为未来确定性的是什么?不确定性的是什么?就从韩总开始吧。

韩春善:

未来确定的就是我们大健康产业的发展,这肯定是一个趋势,不可堵挡的趋势,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不确定的可能就是刚才讲到的政策性的东西。

刘峻岭:

我认为确定的是台上的这几位同仁的企业都会做得非常好,我认为确定性的是说,在未来的十年到十五年之间,互联网会在我们这个领域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当然不确定的就是说不知道是我们目前的这些企业在这里面能够对自己进行革命,还是有外界的力量进来,他们成为我们整个世界更加重量级的玩家。

汪洪峰:

主持人问的这个问题特别好,其实我们企业家存在的使命就是战胜未来的不确定性,按规律办事。未来一定不是一个投机的时代,而一个投资的时代,我们投资所有的勇气、决心,包括学习一些行为、自我的修行和提升,因为投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任武贤:

当前处于发展的高峰期,谁参与改革,谁按照改革普及的更快,谁未来就能生存下去。特别是在改革,谁能更进一步的引进新的管理、新的技术、新的产品,未来这个企业就会发展壮大。但是不确定的因素,在创新的过程中,成功和失败各占多少?不可确定。

阮鸿献:应该说未来十年,我认为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发展最好的十年。在过去这五年来,可以说现在前步奠定,对未来的五年或者是十年,应该说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因为中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有它的特色性。所以作为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来讲,因为我们从事的是健康行业,我们将来更追求的是我们的美好事业和美好的生活质量提升,所以集合国家这样一个好的政策,大的方针,未来十年一定是我们各行各业在各自领域里面的最佳黄金时期。

李文杰:我认为在未来的十年,应该说是我们整个大健康行业发展一个爆发的十年,肯定是非常好的。在接下来的时间当中,大家一定会出现集中化,再一个就是开放包容,一个共同生存的合作平台,大家在这个平台上共同发展,相互合作。不确定性就是不是哪家企业都能够把握好行业发展趋势,能够跟上形势的变化,其实能够最后生存下来的,能够胜出这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