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布图克马是个咒语12-11 05:36
作者:布图克马

摘要: 请关注:布图克马的盒子,我在那里等你。\x0a本号将不再更新原创文章。


长按二维码关注“布图克马的盒子”,我在那边等你。





周末与朋友看《one day》。看完之后,朋友哭得死去活来的问我:“你什么感受?”


我说:“这部影片的演员演技非常的好,每个表情每个眼神每个细节都非常到位,我非常喜欢。”


“除此之外呢?不感动吗?”她仍旧追问。


我抬了一下眼皮,漫不经心地说:“我感动啊,我感动把一个备胎故事拍得这么经典。”


“你怎么这么冷漠,一点都不懂爱。人家是灵魂知己又是一生至爱,有多少个人能有这么完美的爱情呢?”她指责我说。


对对对,说的真的对!真的是感动死我了,求借点纸巾给我用!我告诉你一个《让全德国感动落泪的犹太老妇人》的故事。有个犹太老妇人对逃回的孩子说:希望你也考虑希特勒总理他们,如果咱们都不回去,他们的集中营就白盖了。孩子顶嘴说,我们可以偷渡到美国,挣钱寄回柏林还他们。老妇说,不光是钱的问题,德国刚发生过经济危机,不容易,修集中营烧咱们的钱,有些还是用的国际贷款,做人得有良心。


那么这个问题也是一样的,男主角德斯特玩世不恭,游走于无数女人之中,期间与喜欢他的女主角艾玛保持好朋友关系,可以聊天,也可以约炮,好不自在啊。一年又一年过去了,男主角玩累了玩腻了也玩不起了,经历失业离婚落魄之后和女主角修成正果。于是乎我们就认为他们的故事是互相不离不弃,用灵魂交流的唯美爱情故事。说得简单点,不就是个备胎成功逆袭记吗?


也许我这么说真的是有些刻薄无情了吧。毕竟男主角德斯特无论跟那个女人滚床单,心里还是有有一小块位置是留给女主角艾玛的,每当伤心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女生就是艾玛,而且艾玛也是德斯特唯一向父母提起过的女生。毫不疑问德斯特是爱艾玛的,但是之前的那么多年一直都对外声称他们是好朋友,一直都没有跟艾玛在一起呢?


德斯特爱艾玛,首先是跟对其他女人一样,从性开始。在德斯特和艾玛去外国旅行时,在沙滩上,请注意,德斯特上下打量穿着泳衣的艾玛,他的表情说明他觉得艾玛的身材很好很性感。跳进水里裸泳时,德斯特也曾十分深情地对艾玛说:“尽管我没有写什么诗,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我经常想起你,现在也是,如果和你在一起的话会不一样。”


正是因为这一种不一样,他们的追求不同,他们是不一样的人。德斯特放荡不羁,艾玛保守传统。如果艾玛也和其他女人一样可以搞一夜情,双方自由不用负责,那么德斯特早就跟艾玛在一起了。


既然不一样,那就各过各的好啦。可是他们偏偏约好每一年的7月15号见面。对于艾玛而言,她爱德斯特,当然希望有约会有见面。艾玛对他有所期待。即便不在一起,艾玛还是会思念他,还是会认真地看他主持的烂节目,还是会在每次约会前精心打扮。对于德斯特而言,艾玛调侃他:“主持人,大房子,豪车,每周固定两次出去鬼混。”他的回答是:“可是我的灵魂很空虚。”所以他也需要这样一个人来聊一聊天。这就是他们互相存在的基础。


我觉得艾玛最勇敢地一次是决定离开德斯特的一次。那是他们几年未见面后的一次约会,德斯特显得不太在意这次的约会,十分钟上一次厕所,中途跟别的女生调情,只顾着说自己想说的话,艾玛生气了,决定离开她,她再也不想这样下去了。这是她唯一一次想要摆脱德斯特的时候。艾玛最应该做的就是像德斯特经常对她说的那样:“come on,不要这么传统,多认识男孩,多些交往!”


我有个朋友,对一个女生千依百顺,可是女生换了好几个男朋友都没有轮到他。我很铁不成钢地跟他说:“你知道你最大的错误在哪里吗?不在于你不够优秀,在于你对她太好了,离开她,眼光放远一点。她一下子没有你在身边就会觉得不习惯了。”当然我们不能插手别人的爱情。


是的,德斯特特别害怕艾玛的离开,请求她不要这样。但是艾玛留下一句:“我爱你。”之后一去不回头,我以为她真的会不回头呢。要明白女人的怨气越大,说明女人的期待越大,离开德斯特其实是黔驴技穷罢了。


爱情嘛,就是在一个人那里犯贱,却在另一个人那里傲娇。


艾玛是斯德特的备胎。同样的,艾玛自己也找了一个备胎,这个人是伊恩。艾玛第一次跟伊恩约会是在1995年她师范毕业,想找个人一起庆祝但是德斯特没有空,于是就找了伊恩。可以看出在整场约会中艾玛是心不在焉的。她一点也不喜欢伊恩,更谈不上欣赏伊恩。


她说过伊恩讲过无数的相声,但是他唯一一次让她开怀大笑是因为伊恩掉下楼梯。甚至是到了后来她和伊恩同居,当伊恩叫她宝贝,她会觉得十分讨厌,恶心。伊恩也不能因为她跟德斯特约会而吃醋。那么既然那么不喜欢为什么还要跟伊恩在一起呢?因为寂寞因为孤独也因为在那个阶段他们都在追求梦想的路上受尽这折磨。


伊恩说,是艾玛让德斯特成为了正派人,反过来,德斯特使艾玛是那样的开心。德斯特使得艾玛非常开心没有错,但是说艾玛改变了德斯特,我觉得这句话太高估了一个备胎作用,更准确地说是现实的生活改变了曾经放荡不羁的德斯特。


父母亲的失望,母亲的逝世,事业的不顺,婚姻的不美满等等都使得曾经英俊潇洒,玩世不恭的他一天天地落魄下去。他玩累了,玩腻了,也玩不起了。于是他拖着个行李箱来到了艾玛身边。彼时的艾玛已经是个作家,优雅成功,干脆利落的短发,光线亮丽的着装与德斯特不修边幅乱糟糟的落魄老男人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艾玛问德斯特这次来巴黎打算呆多久时,德斯特说:“这取决于你。”他已经把自己的全部的家当都塞进行李箱直接拉到艾玛面前了,哪里还有什么“取决于你”呢?在艾玛和德斯特的博弈里面,德斯特其实永远都习惯性占据主动权。他自信地认为艾玛是肯定不可能也不会拒绝他的。


艾玛的确舍不得他,大多数女人对爱情都会有种“非他不可“的倔强。虽然她认识了优雅有气质有才华有前途的音乐家,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了自己多年的心愿,跟德斯特在一起。


从安排整个故事的角度来看,我不太明白编剧是抱着什么样的恶作剧心态来安排影片的结局的,先是让男女主角终于历经磨难后性福(我故意打错的)地在一起,转眼又安排女主角艾玛意外身亡,留下男主角在悲伤颓废中重生。好像要故意说明挂在汽车后面的那个备用胎具有“不能长期使用”的性质一样。真的是狗续貂尾。


我从未好好地上过写作课,但是我牢牢地记得老师说过:“不完美就是最完美。”如果我是编剧,我就会像我的文字一样刻薄,不会安排男女主角在一起,而会直接恶狠狠地在影片的最后安排女主角艾玛意外身亡,留下男主角德斯特在长长的余生中怀念女主角,好好地反省自己的一生。


德斯特说的最多的是:“我们是好朋友,我们是好朋友。”但这好朋友也管得太广了吧,不仅管着灵魂上的空虚,还管着肉体上的寂寞啊。男女间基本不存在单纯的男女朋友,除非一方愿意永远做备胎。


你愿意永远做备胎,就像被打入地牢,暗无天日,看不到希望吗?



深夜码文,好困,

你仍旧可以长按二维码赞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