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磨一剑:陆良北辰中学“六年一贯制”中学班高考辉煌的背后│奔流杂志 · 封面

摘要: 今年高考,陆良县北辰中学“六年一贯制”中学班的考生们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优异成绩,不光出现了考上北京大学的学生,且一本上线率高达74.2%。对于一所年轻的民办中学来说,这份答卷已足够优秀。中学教学改革试点坚持至今,师生们终于看到了结出的硕果。

09-01 01:30 首页 奔流杂志

7月的曲靖陆良迎来了雨季。早晨下过一场雨,路面湿润,被清洗过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喜悦的味道。从有名的爨乡路到云南北辰高级中学(以下简称北辰中学)的路上,高考的喜报贴得很显眼——一夜之间,好像全县的人都知道北辰中学打破了历年的高考纪录。


今年,北辰中学首届“六年一贯制”中学班参加了高考。根据学校通报,4个班的215名考生考出了74.2%的一本上线率。其中唯一的文科班,21名考生分数全部超过600分。全校有2人考上北京大学,1人考上清华大学,成为北辰中学建校11年来的重大突破。


北辰中学毕业典礼,礼堂里专门为毕业生铺了红毯

学弟学妹们分列两旁



“六年一贯制”中学班

高考辉煌的背后


采写|都市时报记者 蔡晓玲

摄影|都市时报实习记者 赵黎浩



成就
岳秦名此次考了文科全校第一名。在她原来教室的黑板上,那条“人人挣过600分 个个考入985校”的标语依然保留着。


高考完之后不久,初、高中“六年一贯制”中学班的五年级学生们就开始搬教室了,他们被分成四个班,小班制教学,每个学生可以拥有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抽屉里,都是复习的资料,很多人还在桌子底下放个大收纳箱,用来装资料。


所谓“初高中六年一贯制”中学班,是学生自入学起就建立6年的学籍档案,直接从初一学习到高中毕业,中间无需参加中考。毕业时,学校将初中毕业证和高中毕业证一同颁发。


与上一届不同,中学班的文科班和理科班分别有16名和20名学生被挑选出来,列为文优班和理优班。学校在这项改革里增加了“分层教育”的尝试,常务副校长卢轼笙指着正在上课的学生们说,这将是2018年冲刺清华和北大的班级。


在今年云南省第一次省统测考试中,这些还有一年才高考的学生们都被安排参加,结果不少人冲过了600分大关。当时卢轼笙告诉他们“如果愿意,今年就可以去参加高考了”。


中学班的教室里,贴满了全国重点大学的简介,列明一些名校的历年录取分数线。理科班的黑板旁边贴着“高考目标榜”,上面是重点大学的名字和优秀专业的录取情况,高考倒计时停留在“还有8天”。


岳秦名此次考了文科全校第一名。在她原来教室的黑板上,那条“人人挣过600分 个个考入985校”的标语依然保留着。岳秦名说,高考前,“人人都过600分”就是全班统一的目标,高考前同学们经常能达到这个目标。正因此,外界称他们为“最牛高考班”。


目前,这间教室被文优班的学生们沿用,班主任黄元明正在上地理课。到现在,中学班五年级的高考第一轮复习基本上就已经进行了一半,而其他学校基本还没进入全面复习阶段。


下课了,黄元明召集了班级所有任课老师一起吃午饭,借此拜托老师们“继续费心”,实现明年培养更多清华北大学生的目标。这些老师来自西南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重庆师范大学等国内知名师范类高校,平均年龄28岁。上一届的年级主任何振文也列席了。

  

教室里,“人人挣过600分 个个考入985校”的标语

十分醒目



教改
“六年一贯”的学习分为三段,每两年一段,第一段为初中,第二和第三学段为高中。初中-高中课程连成一线,所有的课程都是奔着高考去的。


席间,老师们的谈话始终不离高考。老师们感慨:2017年高考的成果虽然令人振奋,也令他们倍感压力。


何振文在席间被敬了好几杯酒。作为年级主任、岳秦名的语文老师,他也是这次高考的赢家。“六年一贯”学生们读到三年级时,年级几乎所有老师都签署了一份“高考目标管理协议”,内容是学生高考成绩优劣的奖惩措施,奖励金额从30万元到10万元不等;若目标没有实现,则一年的基本奖金就没了。


这次的毕业典礼上,学校给这一届的教师们颁发了100多万元奖金。当晚的庆功宴,酒过三巡,董事长李国云还当场允诺,给每位老师追加2000元奖金。


算下来,何振文可以获得10多万元奖金。这笔钱是实实在在的血汗钱,得来不易,是他在讲台上辛苦了4年的回报。


2013年,当他第一次接手“六年一贯”中学班的学生时,便深感这些学生“与众不同”。当时他刚结束上一届的高三教学,这种对比感觉尤为强烈。“这些学生对价值观的认识和目标规划都很不同,这是学校从‘中一’就打下来的基础。”令何振文感到惊喜的是学生们的认识层次很高,他发现,不需要参加中考的学生,会追求更高的目标,甚至有人课余跟他讨论中国当下的经济结构问题。“在其他班,这种层次的交谈是没有的。”


北辰中学把“六年一贯”中学班的学习分为三段,每两年一段,第一段为初中,第二和第三学段为高中。岳秦名用两年时间学完初中的课程,就进入高中阶段,老师也换成了相应阶段的老师。


为了保证改革制度的执行,学校选拔了一些教学经验丰富又比较年轻的老师,以一些骨干教师为核心,中学班组建了创新教育实验课题组,对课程进行研究整合。


从中学一年级开始,岳秦名的学习就是以高考的考纲为准的。老师们摒弃了中考的考纲,以高考作为目标往下覆盖,把初中和高中的课程糅合梳理,让原本不连贯的初中-高中课程连成一线。可以说,从入学开始,所有的课程都是奔着高考去的。


为此,课题组还自主研发了衔接教材。岳秦名上中学三年级的时候,就要花三四个月的时间学习这些教材,教材内容侧重连贯学生初中与高中的知识,教授学生理解初中与高中掌握知识的区别以及方法。岳秦名说,这本教材对她很有用,“老师会把初中的知识按照高中的要求重新整理,然后穿插高中的知识”,很好地解决了初、高中知识的过渡问题。

  

备考时,岳秦名经常会去学校操场慢跑



获奖
岳秦名以682分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毕业典礼上,学校为她颁发了10万元奖金。 


7月3日,尽管雨时断时续,但北辰中学的礼堂里却是一派热闹非凡的阳光气息。“六年一贯”中学班的毕业生们来参加毕业典礼。这本来是一场要在室外足球场举行的红毯典礼,改在室内举行,依然热力四射。学生们换掉了校服,穿上精心挑选过的服装,排队走红毯进入礼堂,两旁的学弟学妹列队为他们鼓掌。他们本来是这条红毯的主人,此刻却羞涩了起来。


高(100)班学生杨昊龙高考理科数学得了满分,被清华大学录取。红毯仪式上,他表情淡定,与董事长李国云,校长武晓甘并排走在红毯队伍的最前面。杨昊龙的高考分数为698分,是陆良县理工科考生第一名,全省理工科第21名。他并非“六年一贯”中学班的学生,但被视为重点培养对象,由“六年一贯”理科班的数学老师教授课程。毕业典礼上,学校为他颁发了10万元奖金。


同样获奖10万元的还有岳秦名,她以682分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为了上台领奖,她特地挑了件黑色的小礼服,母亲精心为她编了一个很漂亮的发型。谢辞里,她将所有的功劳归功于六年一贯制的改革,站在她旁边的何振文为此很是欣慰。


当天的毕业典礼上,曲靖市教育局局长李才永特地出席,还发表了讲话,对北辰中学今年的高考成绩表示满意。


北辰中学是一所民办公助学校,2006年建校。今年是学校建校以来首次有学生考入清华、北大,所有师生,包括中学班还未参加高考的学生都欢呼雀跃。董事长李国云在毕业典礼上问那些来“参观”的中学班五年级学生:“谁有信心在明年考取清华、北大?”话音刚落,有一个班的学生全班起立,让李国云兴奋不已。


典礼结束后,岳秦名被一群学妹团团围住。学妹王靖巧把3张印满卡通花纹的方巾纸铺在文件夹板上,让岳秦名为她们一一签名,然后请求这位本校第一个考上北大的学姐为她写一段祝福语。岳秦名不假思索,提笔写道:“相信自己,无论做什么,保持一颗热爱和赤诚的心,你一定会梦想成真。”


之后的几天,每当岳秦名出现在校园里,总有学弟学妹拿着笔记本来索要签名,有小学弟羞涩地上前询问她,在同伴的哄笑声中等她签好名,然后收起笔记本,快速地消失在人群里。


备考时,岳秦名每天都会到操场去慢跑,操场旁边绿树葱郁,有一座高五层的文笔塔。闲暇时,岳秦名会买一个馒头,坐在学校的池塘边掰馒头喂鲤鱼。池边立了一支石雕笔,一面书卷状的石墙半围在一旁。她的对面是架在池塘上的一座桥,抬头一看,“状元桥”三个字正好相对。

  

岳秦名以682分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

学校为她颁发10万元奖金



初创
经过多次申请,2011年,云南省教育厅和曲靖市教育局批准了卢轼笙的改革方案,北辰中学成了云南省第一个中学学制改革的试点学校。 


看着毕业典礼上兴奋的学生们,卢轼笙端起了面前的水杯,又喝了几口水。这位常务副校长说,经常回忆起6年前,为促进这项改革落在北辰中学而四处奔波的一幕幕。


北辰中学起初是一所仅有高中学制的中学,后来承担了义务教育阶段的任务,才成为一所完全中学。后来,学校初中部的教学质量不断攀升,名声仅次于排名第一的陆良一中,每年生源爆满。但高中部的教学质量一直不乐观,每年中考,学校都有40多个考生能上曲靖一中的分数线,却鲜有人愿意填报本校的志愿,全县中考前1000名的学生,学校能够录取到的还不到100个。


“民办学校特别需要教育品质。”面对这种状况,卢轼笙想起了办校之初自己递交过的申请——六年一贯制中学学制改革。他在学校会议上提出,想再提交一次申请。已经见识过许多成功案例的他对此很着急,“全国凡是进行了这种改革的,没有一家是失败的。”在会上,卢轼笙态度坚定:“这件事不讨论了,一定要办!”董事长李国云也表态,支持他递交申请。


为了让已经回绝过一次的教育部门点头,卢轼笙等人到省外一些有经验的学校进行考察,完成了可行性研究报告,还到昆明等地请了教育专家做了评估论证,最终递交了申请方案。


如卢轼笙所料,在陆良县教育局的讨论会议上,仍有许多反对的声音。“别的不说,光是不用中考这件事就跟规定相悖。这样的改革风险太大。”但是,县里还是将他的想法向曲靖市教育局作了汇报申请。卢轼笙由此得到了在曲靖市的会议上进行汇报的机会。


终于,2011年,云南省教育厅和曲靖市教育局批准了这个改革方案,将北辰中学变成了云南省第一个中学学制改革的试点学校。只是,与卢轼笙“将全校高中都设为试点”的想法不同,这项试点仅选取入学的部分学生创办“六年一贯”中学班,与普通初中、高中分开管理。


如何给中学班一个合理的名号?因为涉及到说服学生们加入中学班的说辞,这成了卢轼笙苦恼的事情。


在云南,办这种试点班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而且,北辰中学的学生们没多少人希望留在本校高中部,他们看中的是北辰中学“优秀的曲一中录取率”。


北辰中学每年都会举行初中入学综合测试,没有考进前120名的考生,如果想要入学,就要交1万多元的赞助费。那一年,学校打算从所有新生中选拔进入中学班的学生,但进行得并不顺利。一开始学校把中学班叫“试验班”,不少家长一听便不乐意——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试验品。后来改叫“特长班”,吸引力也一般。最后,这个没多少人看好的六年一贯制中学班被命名为“六年制重点班”。


进入这个中学班之前,每个学生要进行一轮面试。但卢轼笙承认,因为招生情况很不理想,第一年,只要愿意进入这个班的学生都得到了批准,其中有很多是没有考进前120名的学生,甚至有些是看上了不用中考的便利,来“搭便车”的。


在这个班的学籍建档确认书上,第六条说明写着:“学生毕业后,考取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一次性奖给人民币肆万元;获文、理状元的,一次性奖励人民币拾万元……”从试点开始,学校就把清华、北大当作率领学生奋斗的目标。


六年一贯制中学班毕业时,

学校将初中毕业证和高中毕业证一同颁发



探索
“我们要在中学二年级前完成整个初中三年的课程,甚至提前很早就进入备考状态。这科学吗?” 


第一届学生参加高考之前,“六年一贯”中学班的生源一直都靠老师们动员招来。到了第三年,有些老师忍不住,在招生宣传工作布置的会议上,跟卢轼笙拍了桌子。“他们觉得我当时说的改革效果不可能实现,觉得我们招的学生条件并不好,不要再去哄家长了。”卢轼笙很无奈,他看出来,有些老师心里没底。


“试验品”的阴影似乎也笼罩着学生们。


作为“六年一贯”中学班的一员,严文东是以缴费生的身份入学的。他选择进这个班,只是想“试一试”。但了解了这个教学改革制度后,他曾经怀疑过。“自己就像个试验品,我们要在中学二年级前完成整个初中三年的课程,甚至提前很早就进入备考状态。这科学吗?”面对来自校内、校外的质疑声,同学们有了疑虑。


和严文东相比,岳秦名的入学成绩很棒,对她来说,加入中学班,意味着她会失去进曲靖一中的机会。因为家里连她在内有4个孩子,她希望给家里减轻一些负担。和父亲岳宏云商量之后,岳秦名决定进中学班。她觉得,“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 


一切都是全新的体验,学校所说的成功案例很遥远,“自己是个试验品”的想法时不时会冒出来。但现在,岳秦名、严文东都认为,如果不是六年一贯制的学习方式,他们不会有现在的成绩。


岳秦名每天6点40分起床,同寝室的同学要比她早起十分钟,学校7点15分开始早自习,到中午12点下课前,要上5节课。下午有4节课,要上到下午5点40分。吃过饭后,岳秦名要在晚上7点之前到教室上晚自习,晚上11点半才能下课。20分钟后,她们必须洗漱完毕,上床睡觉。学校从中学三年级开始,实行两个星期放一次假的制度;到了五年级,学生们的假期更少,每个月一次。


越到后期,岳秦名越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觉得自己是被作为重点优生进行培养的。考了全班第一的岳秦名平时成绩在班里排前五名,她说,考试前,老师为她分析了优势和弱势,建议她弥补薄弱环节,并告诉她,她有考北大的潜力。事实上,在班主任陈自兴眼里,文科班里好几位同学都能考北大。


原本是“缴费生”的严文东高考总分612分,超过云南一本线(文科)62分。6年前的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成为别人眼中的“优等生”。理科成绩薄弱的严文东在文理分班后显现出了他的优势,老师在班上点名表扬了他,他因此信心倍增,知道自己也可以学得很好。


“以前没有发现。现在回想起来,心理暗示真的非常有效!”何振文回想起学生们的反应,有茅塞顿开的感觉。他承认,在教学期间,老师们时常有意无意地鼓励学生,对他们的成绩和表现给予赞许。


学生们在查看今年高考成绩榜单



希望
今年的高考成绩出炉之后,学校吸引的人更多了。“以前是我们求着让大家来上学,现在要上,难了……” 


得知学校调任自己执教中学班,何振文记得自己很激动。这是一项挑战,他在这项改革里看到了改变高中教学方式的可能,“中学班高中段有四年,可以做很多事情。”


平时,何振文尽量多地为学生们创造课外活动机会。每年学校的艺术节,学校会停课一周,学生们就像参加奥运会一样,组建队伍进行入场式,令何振文自豪的是,中学班的学生常常是最有创意的队伍。在他看来,让学生参加篮球赛、达人秀、校外体验等各种活动,对学生学习思维的发展和价值观的形成都非常有帮助,而且也能促进学生们学习的成绩。


或许是因为备考的时间比普通班级多了将近一年,中学班的学生们到后期显现一种轻松应考的状态。即便临近高考,课余时间女生们还会去操场散散步,打羽毛球,男生们会去打篮球,踢足球,甚至用教室里的电视看NBA;女生们则坐在角落里看papi酱的视频……


所有人真正对中学班充满信心,大概是在学生们参加了第一次省统测之后。一直保持“神秘”的中学班成绩非常优秀,文科班几乎包揽全县前20名,理科班则有50多人进入了前百位,令全县艳羡。陆良县教育局副局长杨祖能记得,当时他正与副县长开会,谈到今年的中学班成绩会有不错的表现时,有人来汇报省一测刚出炉的成绩,让在座的所有人兴奋不已。


在省一测成绩出来后,北辰中学迎来了新一年的小升初入学综合测试。原本次日上午8点才开始办理就读手续,但前一天白天就有家长在校门外排队。正式报名那天,校门口挤得水泄不通,学校一度请求县交警队派人来疏导交通。


这一次,很多人都想进“六年一贯”中学班,岳秦名的弟弟也在其中。在父亲岳宏云眼里,北辰中学的教学设施是全县最好的。事实上,岳家的4个孩子都跟北辰中学有关,除了已被北大录取的岳秦名,大女儿也是从北辰中学高中部毕业,考上了海南大学;三女儿目前就读学校的普通初中,父亲想让她走她喜欢的艺术班道路,而她的母亲希望她也能够转到中学班里去。


今年的高考成绩出炉之后,学校吸引的人更多了。杨祖能最近经常陪同前来交流的学校到北辰中学考察。有些学校考虑要借鉴六年学制中学班的制度,但在杨祖能看来,“六年一贯制”需要很多条件,不一定能复制成功。“至少‘不参加中考’就是很多学校面临的障碍。但是办学经验却可以适当推广,对很多学校有指导意义。”


而卢轼笙最近经常接到一些电话,都是拜托他”开后门“安排学生进中学班的。学校也在考虑把原本的4个班扩大。何振文每天都能接到想回学校复读的咨询电话,他的回复是:可以来,但高考分数必须过二本线。


“以前是我们求着让大家来上学,现在要上,难了……”挂了电话,何振文有些小小的得意。




奔流杂志


不一样的奔流


我们有着猫一般敏锐的洞察力

拥有专属于这座城市的灵敏嗅觉

专注捕捉这座城市中

被忽略或遗忘的辽阔与细节





微信:benliuzazhi



首页 - 奔流杂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