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旧图新:锡都“二次创业”转型观察│奔流 · 旧文新读

摘要: 个旧,一个气质迥异于云南大多数城市的县级市,因矿产丰富而闻名的工业城市。这个曾经随着历史教科书蜚声海内外的千年锡都,如今正在谋求艰难转身。与国内大多数工业城市一样,个旧可以开采的矿产资源已所剩不多,城市转型已迫在眉睫。

09-01 01:30 首页 奔流杂志

今日推送│2012年5月28日·封面


每到上下班时间,并不宽敞的街道上,一辆辆大客车夹杂在拥挤的私家车流中缓缓前进。车身上标着明显的“××公司”字样,这是企业通勤车。如果把目光转向乡镇,不时能看到戴着安全帽,浑身漆黑的矿工三三两两走在路边。


这里是个旧,一个气质迥异于云南大多数城市的县级市。因矿产丰富而发展成为举世闻名的工业城市,这在云南并不多见。


这个曾经随着历史教科书蜚声海内外的千年锡都,如今正在谋求艰难转身,与国内大多数工业城市一样,个旧可以开采的矿产资源已所剩不多,城市转型已迫在眉睫。


转型,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利益资源的重新划分,这个过程也将注定是一路荆棘。


个旧市卡房镇,矿工对已停厂的矿洞进行巡查

个旧生产锡和铅、 锌、铜等多种有色金属,

是中外闻名的“锡都”

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它正经历艰难转型



个旧转型 荆棘丛生


采写|都市时报记者 王宗林 李鸿睿

摄影|都市时报记者 马闪山


远眺个旧城区



矿厂改造 

应政府改造指令,卡房大沟的所有选矿厂进行了升级改造。因迟迟得不到环保部门的验收,没有一家敢开工。个旧城市转型,搞矿的都想趁早打算,提早转型。可是,现在转型升级太快,他们确实有点跟不上了。

  

20多年前,柱子(化名)来到个旧。从一个矿工干起,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名矿主。2010年,柱子在个旧市卡房镇盘下了一个选矿厂,这样一来,柱子也算是掌控了矿业的上游——矿坑、中游——选矿厂。如果不是2011年五六月份收到了一份个旧环保部门下发的通知,柱子的矿业事业也算是一帆风顺。


这份通知书主要针对重金属污染。要求重选机日出量在300吨以下、浮选机日出量200吨以下的,进行合并或升级;尾渣实行干堆,即对选矿后剩下的矿渣进行干燥堆放;建造循环池,以便洗矿的水能循环利用。


柱子的选矿厂与卡房镇的其他选矿厂一样,沿着卡房大沟修建。多年来,选矿出来的污水就排放到卡房大沟里。这次升级改造,将会改变这种局面。


接到通知后,柱子与邻近的另一位选矿厂老板合资合并,修建循环池并对选矿厂进行升级改造。循环池可将选矿之后的污水引入,沉淀之后,再循环利用,有效遏止卡房大沟被污染。柱子明白,这是件造福子孙后代的事情,“政府既然这么要求,我们就开始停产改造,当然没有什么意见。”


选矿厂的合并升级改造后,“每个循环池,花个七八十万元很正常”,柱子说他与合伙人建了好几个循环池。半年之后,所有升级改造完成,柱子与合作人投入了近500万元,这笔费用由两人均摊,等待环保部门验收通过开工。


在选矿厂升级改造期间,柱子将他挖出来的铜矿运送到建水选矿厂,成本由原来的20元/吨上升到70元/吨。然而,升级改造是完成了,但环保部门的验收人员却迟迟不来。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卡房大沟的所有选矿厂在获得环保部门验收之前,没有一家敢开工。


虽然柱子知道,整治重金属污染是个旧城市转型升级的重要一环。政府的改造指令,他们也按要求完成,可就是迟迟等不来环保部门的验收。


“既然说城市要转型,具体到个人,我们搞矿的也一直在想着转换行业,这应该算是转型吧,尽量减少对矿资源的依赖”,从宏观层面来看,柱子对城市转型这种大而化之的话题也没多少感受,他更关心的是:作为矿老板,自己如何转行?


柱子印象中,很多资金充裕的大老板,在数十年前就开始谋求转型了。“有人转行去做房地产、开餐馆,还有的干脆到缅甸继续干开矿的老本行”。柱子也想转型,可是,手底下有那么多靠他开着的矿山吃饭的弟兄,转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柱子也想转型,可是,在选矿厂升级改造中,他与人合伙投进去了近500万元,加上选矿厂迟迟不能开工,柱子手头已经没有多少可以用于转型的资金了。


“你不知道,搞矿这个行业,真是造孽,我现在天天都睡不着觉,不出事则已,出事就是大事。”柱子说,他早就不想搞矿行业了,可是,转型需要时间。


等不及的矿主们曾经在今年5月初与个旧地方政府进行过对话,柱子说,当时,个旧地方政府表态是转型将会持续。5月13日,柱子收到了一份名为《个旧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建设个旧地区重金属污染治理实验示范工业园区的通知》,这份落款为“个旧市人民政府”的通知中称,“根据省、州、市政府多次专题会议研究,为彻底治理个旧地区选矿重金属污染,决定在个旧市选址建设个旧地区重金属污染治理实验示范工业园区”。柱子说,这个即将选址建设的工业园区位于卡房镇一个叫做斗母国的地方,“现在,那里还是一片水田”。


柱子手头的这份通知中,对园区入驻规模的新标准是“铅、锌选矿企业:1000吨/天,锡、铜等其他金属选矿企业:500吨/天”,柱子的理解是,“政府对选矿厂的标准又提高了,而且,还得搬家”。


柱子说,文件中的“铅、锌选矿企业”和“锡、铜等其他金属选矿企业”分别所指的就是选矿厂的重选机和浮选机。“我们已经按政府的要求改造,这还没投产,现在又升级了,要是能缓几年都行啊!”通知到手后,柱子已经按要求填表进行了申报,但是,柱子坦言,并不是不响应政府号召,而是实在没有资金入驻工业园区,如果缓两三年还可以。


下一步怎么做,柱子也不知道,“个旧城市转型,我们搞矿的也得趁早打算,提早转型。可是,现在转型升级太快,我们确实有点跟不上了。”


在环境整治与自己的利益之间如何处置,政府是否应该为自己所投的资金补偿,柱子对前途感到有些茫然。

  

铜矿内,矿工们在寻找矿层



卡房大沟

卡房大沟实际上是一条小河,这条小河的尽头是红河。顺着卡房大沟一直朝前走,就是个旧的黄草坝了,卡房大沟的水就从这里排进红河。

  

柱子反复提及的卡房大沟,位于卡房镇。沿着卡房大沟绵延数十公里,沿途皆是大小不一的选矿厂。如今,它们都已经停产了。


卡房大沟实际上是一条小河,这条小河的尽头是红河。


卡房镇是个工业重镇,云锡卡房分矿、新建矿都在这个镇上,矿多,选厂就多,顺着卡房大沟一直朝下,有着无法数清楚的选厂。选厂大多依河而建,很多选厂都将河道挤占。河边还有很多拆除的房屋,房屋拆了,地基还在。


村民说,被拆除的都是非法小选厂,原来沿着这条河有几百家,这些选厂没有环保设施,矿渣、泥浆直接排到河里。这些含有重金属的污水,进入村民的田里,污染了水源,对下游造成重大污染。


在2008年,个旧政府开展围绕卡房大沟的环境整治工作。非法的选厂全部被拆除之后,剩下的是一些环保设施合格的大型选矿企业主,选厂老板姜某(化名)说,现在总共有68家办证的(这个数字没有得到政府的认可),另外还有几十家没有办证,沿着这条大沟,还有近百家选厂。


沿着卡房大沟一直朝前走,沿河都是盖着蓝色彩钢瓦的选厂,数目无法计量。一位工人带记者走进这家选厂,两边都是堆积如山的矿。工人说,从2010年开始,政府让选厂进行整治,环保整治合格了就允许开业。现在他们整治了,挖了大型的沉淀池,但未能等到验收。在这家选厂的沉淀池里,无数附近的小孩都在这里游泳,引来看守选厂工人的担心。


所有的选厂非常安静,在闲置一年多时间后,选场的机器已经生锈。不远处,卡房镇田心村,由云锡公司牵头建设的卡房工业园区就设置在这个村子里。一选矿企业主说,工业园区都还没有建设,搬迁尚早。


有企业主想了一个天方夜谭的设想,就是暂时将工业废水用管道排进工业园区,但绵延几公里的管道投资就不是一个小数字。当地政府一官员说,这只是选矿企业主的一个设想,无法实现。


顺着卡房大沟一直朝前走,就是个旧的黄草坝了,卡房大沟的水就从这里排进红河。


对于选场的整治,当地百姓非常欢迎。一村民说,选厂的泥浆冲进地里,庄稼都不长,选矿厂的下游,河里的水都没有办法饮用,只能找上游的水用管子引过来。另外,上游采矿企业多了,更容易引发山洪,遭殃的是下游百姓。最后的结果是老板挣钱了,村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矿区工人所住的地方仍是80年代初的楼房



城市现状

个旧的锡开采规模空前扩大,达4000多家生产企业。锡产量占全国的70%以上,约占全球产量的三分之一。在给国家贡献了大量的资源与税收之后,无序的开采,让个旧的矿山生态脆弱。

  

个旧采矿业可追溯到2000多年前,在个旧卡房镇黑蚂井汉墓出土的锡饼就可以证实这一点。到了近代,个旧的锡开采规模空前扩大,达4000多家生产企业。锡产量占全国的70%以上,约占全球产量的三分之一。


在给国家贡献了大量的资源与税收之后,个旧市的生态也遭到很大的破坏。很多老板为了赚钱,百姓为了生存,在农村、矿山弄一些非法选厂,将矿渣、废水直接排到当地河沟里,给当地环境造成很大的危害。


在去年,卡房镇黑蚂井汉墓抢救性发掘完毕。在前去采访时,个旧文管所副所长刘学林说,在几十年前,是云锡工人用水枪冲塃(采矿),冲出了众多的青铜器。当时的采矿非常粗放,根本不注重生态保护。在汉墓发掘完毕后,还有人到汉墓发掘现场偷偷地采矿。


无序地开采,让个旧的矿山生态脆弱。卡房镇的矿山光秃秃的,山上的树木被砍伐一空,整座山满目疮夷,在雨季,山上到处都会发生泥石流。泥石流堵在路上无法通行,洪水冲坏路面无法行走。在去卡房镇的路上,路面损毁的严重程度触目惊心。而卡房镇政府也在几年前因为泥石流灾害搬迁,老政府的后山,就是一座矿山。


从卡房镇回到蒙自,在个旧市大屯镇万家寨,有些村民用自己的宅基地围起来洗矿,有的就在地里建个小型的选矿厂,打口井来冲洗收购来的低品位矿。在当地,很多村民都是靠收购一些尾矿渣,一些低品位的矿来洗矿为生。一年下来,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


在当地一村民的家中,有一口水井,村民说,这些水,只能用来洗涤,根本不可能饮用。当地人说原来这里水井的水能喝,但到了现在,水井里的水太脏,细菌、重金属都超标。万家寨的后山,就是个旧有名的矿山——甲介山。


鸡街镇石榴坝村原本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村子,几年前,这个村子的饮用水源变坏,村民将水拿到疾控中心检测,水源重金属(含锑,含砷)超标比较严重,超标最高达35.6倍,这样的水根本没法饮用。经过村民调查,这是上游的选厂所为,自从那以后,村民种的庄稼只要用了上游的水灌溉,庄稼就会死亡。经过治理,虽然灌溉水质有改善,但村民无法吃以前水源点的水了,政府只好从更远处找来水源,供村民饮用。


在大河湾村,这个村子不仅要面对水源污染,更要面临附近十几家有色金属冶炼厂的废气污染。


在个旧,一幕幕工业污染的镜头不时地浮现,工业的发展给个旧带来工业文明的同时,给个旧人带来无尽的生态灾难。百姓的健康与当地生态遭受巨大破坏,不进行环境整治,子孙后代都无法生存了。正如在今年“5·09”事件后,个旧市新闻发言人所说,这次整治重金属污染工作是符合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努力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为子孙后代留路。


有一组数据表明,个旧现在有工业废渣、尾矿库堆积40平方公里的废弃地,这些地方成为典型的人工石漠化地区。而且个旧矿山私挖乱采、界限不清楚等问题,加剧了当地生态的恶化。在个旧的工业发展中,矿山与百姓之间矛盾也是经常发生,发生在几年前的个旧陡岩锡矿被抢,个旧贾沙铅锌矿被打砸抢,企业主在谋取利益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当地村民的利益,开矿让村子里的龙潭水消失了,富了老板,却给村民带来灾难,村民守着矿山,却没能获得利益。


个旧市新闻发言人表示,个旧市作为世界锡都,目前已经成为全国的资源型城市转型试点,要坚决响应中央的号召。同时,谁也不想看到多年后个旧人民因为污染而连门都不敢出。所以,从人民群众利益的角度考虑,政府治理污染的决心是坚决不会动摇的。个旧一直大力提倡注重环保工作及环境污染治理工作,努力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为子孙后代留路。


目前,个旧市政府配合指导企业,在时限内将完成好北部5户涉重金属生产企业的废水深度处理示范工程。个旧区域内出境河流的水质正在不断好转,这是个旧市大多数市民最愿意看到的场景。


个旧市卡房镇沿河而建的矿处理厂,已经停工



转型方向

强制淘汰了141家污染重、能耗物耗高的有色金属冶炼企业,走科技强企之路,个旧提出发展新型化工业和“二次创业”的口号。在对老矿业进行技术革命的同时,引进一些轻工业发展。

  

个旧,因矿业立市,矿产资源曾经给个旧带来无尽的荣耀与希望,100多年的辉煌之后,个旧面临着经济下滑的残酷现实。


一组权威数据表明,个旧市锡矿储量只有20多万吨,铜矿、铅矿只有18万吨和9万吨,即便是科学开采,个旧矿产资源也很快消耗殆尽。目前,个旧主要靠外来资源支撑,外来矿产占85%以上,本地矿产品位下降很快。


个旧,这个城市,变成一座危机型矿城。把握转型机遇,是个旧未来发展的方向。


强制淘汰了141家污染重、能耗物耗高的有色金属冶炼企业,走科技强企之路,个旧提出发展新型化工业和“二次创业”的口号。在对老矿业进行技术革命的同时,引进一些轻工业发展。


红河攀大木棉纺织有限公司落户个旧,即为个旧经济转型的一个缩影,这家公司掌握着将木棉制成纺织品的知识产权。“这里的许多矿山采完之后,将会空出大片荒地,加上个旧适宜的气候,用来种植木棉刚好合适。”攀大公司经理助理向洁说。在城市转型的大方向指引之下,落户个旧的企业呈现出多元态势。除了攀大集团外,云河药业在个旧的扩大规模,可谓旧城市转型过程中的一个成功范例。云河药业正在多方筹资2.3亿元人民币进行中药现代化产业升级的项目改造,项目完成后可以使公司的9条生产线和11个剂型全面通过国家新一轮的GMP认证(2010版),达到国内先进的质量控制生产水平,保证云河药业可以生产出高质量标准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特色药品去参与全国乃至世界的市场竞争。公司的年综合产能也将超过10亿元,可以实现利润2.16亿元,上缴税金1.3亿元,新增320个就业岗位。


在新型工业化道路上,个旧积极运用高新技术及先进适用技术大力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以优势锡产业为基础,延伸产业链。锡化工、锡材等锡新材料达到40个以上品种,4万吨产能,具有了世界锡工业体系最长、最完整的产业链。以“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为原则,以资源的高效利用和循环利用为核心,使以锡尾矿、冶炼废渣为主体的工业固废成为个旧有色产业发展的重要补充资源,有效节约和保护了原生矿产资源。个旧市成为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有色金属(锡)”示范基地,同时“国家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云南个旧”通过国家级专家评审。


在红河工业园区,云锡年产10万吨铜项目竣工,红铅公司年产10万吨铅项目进入设备安装阶段。润鑫铝业年产15万吨铝钛基合金材料加工项目开工建设。个旧将打造云南省最大的有色金属基地作为主攻目标。立足有色,超越有色,加快优势产业集群的形成。充分利用区位优势、产业优势和境外资源优势,在境外投资办厂,规避出口退税调整和贸易壁垒的影响。


在农业产业方面,袁隆平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杂交水稻高原育繁示范中心在个旧市组建。同时,个旧也在努力发展旅游业。个旧的目标是,成功创建了“省级园林城市”、荣获“全国卫生城市”称号,打造成最适合人居的城市。


攀大木棉纺织有限公司

是个旧转型期引进的轻工业项目



奔流杂志


不一样的奔流


我们有着猫一般敏锐的洞察力

拥有专属于这座城市的灵敏嗅觉

专注捕捉这座城市中

被忽略或遗忘的辽阔与细节





微信:benliuzazhi




首页 - 奔流杂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