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出城记12-13 03:11
作者:彼岸与海

摘要: 对怒江而言,如何在开发和自然保护区之间平衡,在文化的融合和迷失之间平衡,都是考验

文章转自公众号“彼岸与海”,原文主要看气质 | 失联8天8夜探访怒江气质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图文略有修改, 请关注“彼岸与海”公众号获取更多有思想的原创!


很多人认为来过大理丽江就算来过云南,对此多少存有异议。BBC曾拍过一个系列纪录片《美丽中国》,英文名《Wind China》,第二集《彩云之南》更符合我眼中的云南气质。

当朋友圈在刷屏“主要看气质”的时候,我沿着壮美的怒江大峡谷往返3000km,8天8夜一路饱览秀色,壮美、原生态的怒江一江千面,晓风拂过的两岸,陡坡田里庄稼染尽秋色,江水静碧,气候如春。撕掉纹面女、与世隔绝标签的独龙江,仅凭一条纯净的翡翠色碧水便可安抚90km需要4.5小时孤独旅程的芳心;一路向西直奔丙中洛体会了人神共居的天堂盛景,怒江已做好准备,等待全新的云南旅游标签,而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严格说这不是游记,在云南定居的6年间,我早已经把理想从“以经商的名义周游列国”调整为“以经商的名义周游云南”了。心心念念的怒江,也是带着看怒江的产品、项目出发,尽量为大家呈现一个真实的怒江,一个迫不及待想要出世的怒江。



怒江前奏:潞江坝

行程始于潞江坝咖啡节的邀约。保山咖啡已经走出云南,作为种植历史年轻的咖啡地,这么快就跻身名优品种之列,实属幸运。不过咖啡节上看到若干个本地的小品牌小农庄自产自焙的咖啡豆,又替他们捏把汗,仅仅拥有产地标签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多的科学种植管理技术和品牌运营能力。

▌潞江坝除了咖啡,也不缺乏美景

● 潞江坝百花岭

● 高黎贡山上的南方丝绸古道

离开潞江坝经怒江大峡谷至丙中洛到独龙江,虽然怒江州已经在新的云南旅游标签里呼之欲出,但从农产品、景点线路运营到旅游产品上下游产业链,都需要更多的专业人士加入,进行品牌推广和旅游管理运营之后,怒江“主要靠气质”才不是传说。


怒江气质:大峡谷

在今年暑假参加孤独星球杂志的昆明线下活动时,听孤独星球杂志资深作者尼佬推荐怒江,收集的各种怒江地图已翻烂几张;启程时还在微信上咨询如何走,他告诉我说不要怕走错路,怒江只有一条路.....额。

怒江从撕裂的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中穿过

直到进入怒江州,地理画面才出来:怒江从撕裂的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河谷穿过,让两座大山隔江相望,山脉上平一点的地形成集镇;两岸所有30度左右的坡地都住着居民。河岸边的S228狭窄的双车道自然限速40km/h,路不难走,车速难快,见到加油站最好加满油,经过集镇都有好吃的地方菜品,怒江大峡谷一路张扬着原生态、爷们儿味十足的气质。

怒江上更多大桥已经取代溜索


怒江大峡谷


怒江气质:遗世独立

沿着怒江一路向西丙中洛,感受人神共居的遗世独立,黄昏时分抵达丙中洛地标第一湾。

(原谅一个有莱卡但懒得学习用而只能全程iphone的蠢货,仗着人品好天气总是很给力满处跑,就算是我给大家一个真实的买家秀只为你们见到实物的一份惊喜吧,那时候你们会不会谢谢)

黄昏时分的怒江第一湾

夜幕降临的丙中洛


清晨追云海看日出

清晨云海中的怒江第一湾

云海中的怒江第一湾

散尽薄雾之后的雾里村

通往雾里村的马道


秋那桶


怒江气质:生态建筑

木质结构的房子和页岩做的屋顶自然而然


怒江气质:平和友善

几乎每个村寨都有教堂,在信仰的沐浴下,人们平和友善

因时间关系,只去了老姆登和秋那桶的教堂,错过了天籁的四声部唱诗班天使吟唱,当年法国传教士传递的福音已经落在当地人脸上沉入眼底心田。

秋那桶的教堂


老姆登教堂


● 知子罗教堂

同伴姐姐的福贡朋友傈僳族小伙子张晓东,一直以己之力做公益(微信公众号:山村小溪趟过的青春,谢谢关注支持!)8年的光阴里,带领他的小伙伴累计抚养45位孤寡老人,募捐85吨衣物,资助500多名学生,改变世界的方式有很多种,平凡人改变世界的方式让人动容。


怒江气质:凝固时光

不止知子罗,整个怒江都在被遗忘的时光里

● 在知子罗看怒江大峡谷

废城知子罗,这座藏于碧落雪山高处的原州府因有山体滑坡风险而于86年整体搬迁自六库,在漫长的岁月里,滑坡并没有到来,被遗忘的时光,凝固了整个80时代的气息。而这又何尝不是整个怒江的缩影呢?


● 怒江州州府旧址—知子罗



怒江气质:孤独无界

90公里4个半小时车程,难以见到的过路车辆和灯火,半程无手机信号,重新定义孤独

从丙中洛返回贡山进入独龙江公路,到达独龙江乡90km4.5小时车程,翻越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途径垭口7km最长的隧道,一路雪山静默,难以见到车、人还有灯火,没有手机信号,有穿越时空的错乱感。我们在城市人潮人海中接受孤独,和在无人旷野面对孤独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放下虚妄的自信,重新定义对孤独的承受力。

沿着独龙江向下游走直到一丛飞瀑从天而降,就到了中缅41号界碑,这一路可以在冬日静碧的江水中360度洗涤灵魂净化心灵,不赶时间徒步应该会更美。往上游走就可以到达西藏,风光不知道会不会不同?(ps:独龙江没有加油站,一个加油站在建过程中,现只有私人桶装汽油临时救急,进入时要在贡山加满油)



怒江:主要看气质!

从怒江州府六库到丙中洛300多公里的大峡谷都可以自驾观光,最热门的丙中洛景区客栈和小吃大多数是大理人经营,餐厅是四川人经营,没办法半个中国的餐饮都是属于四川人的。虽然也抱怨淡旺季人流差太大,但坦言相对大理丽江而言还算低的房租让经营没有压力;


● 丙中洛街道边的客栈

古道坊客栈(是孤独星球新版云南首选推荐和远方的家推荐客栈,客栈主人赵果,电话:0886-3581181,标间120/晚)掌柜介绍的开车上山观云海建议超耐撕,刷新了云峰山的云海,拔高了云海新高度。

独龙江景区的旅游经营者大多是湖南人,我们去的当晚客栈基本满房。错过了大理丽江,能不能与怒江恰逢其时呢?


● 独龙江乡政府所在地孔当乡

由于怒江大坝随时都可能动工,想要去欣赏相对原生态的面貌,怒江应该尽早去。

对怒江而言,如何在开发和自然保护区之间平衡,在文化的融合和迷失之间平衡,都是考验。正如我们在雾里村参观的时候,遇到普云寺的一位禅师和我们说的,村子里的居民一直想把房子翻新为砖瓦房(木房子隔音保暖都是问题),但作为景区即使村民有钱也不允许改建,为了给旅行者呈现原生态的美,牺牲当地人的舒适,到底该如何取舍?



这世界所有的问题只有一种: To be or not to b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