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相处,请带上真诚

摘要: ? 点击上方绿色按钮⊙收听

11-10 06:42 首页 情感文摘

?  点击上方绿色按钮⊙收听






















林强领着惊魂未定的伙伴们回到村里,发现路桥公司的施工队已经提前到了,大队人马驻扎在乡里,由外往里修,两个专门修造桥梁的小分队已经开始动用大型机械打通简易路基,前往需要架桥的地方。一个联络小组驻扎在村口谷场上,搭了两间简易房。

回到村里就被老村长拦住了,他把林强领到简易房,路桥公司一个胖胖的领导向他介绍了一下施工的具体方案和细节,协议书,合同早就由地球那头的三哥全部代理了,林强看了看方案,点头表示满意。

整个合同都由三哥全权代理回到家里还没站稳,老妈就拿着厚厚的一打稿纸:“儿呀,你快看看,现在报名的已经有了一百多人了,就连省城都有人来报名了,我还真注意了一下省城的那个妮子,漂亮,白,屁股大,真的不错,我给你搁最上面了,你快看看!”

林强看着满脸兴奋的老妈,心底全是无奈:“我的亲娘,如今儿子我也是个大财主了,就这几个庸脂俗粉就把您老给乐开花了?屁股大?咱们村那头牛的屁股更大,要不我给您牵回来?”

“没正形。”

在被老妈手里的稿纸敲了一下后,林强拉住老妈:“我的亲娘呀,我想去海城,那里富人太多了,我想去看看能不能干出点事业来!”

正说着,墙外面有个女人高喊起来:“老孬家的,快点呀,三缺一!”

听到这里,她急忙把稿纸往林强手里一塞:“去海城那就去吧,早去早回!”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早去?。。。早回?。。。

你当这是串门子呀!和这个极品老妈没话说,老两口在这里过得也十分舒心,林强自然没有什么可担忧的,准备在海城打出天下来,再接二老过去。

收拾东西,说走就走。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就一个背包,两件衣服。还有那个已经拍下不明飞行物的单反相机。

背上行李出门,告别了打牌的老妈,告别了在村委会算账的老爸,迈着轻松的脚步,哼着小曲,走出了林家村。

家乡的景致很不错,林强背着包,拎着照相机,边走边拍几张照片,青的山,绿的水,红的花,不知名叽叽喳喳的小鸟,飘呼呼翩翩起舞的蝴蝶,再见了,林家村。

“强子哥!等等我。。。。”

身后远远传来一阵呼喊,林强一转身,就见林胖子和林小雅背着包向他跑来。

看着跑的气喘吁吁的两人,林强仿佛看到两块巨大的狗皮膏药,完了,这是粘上自己了,不用问,这一定是那个皮笑肉不笑的老村长出的主意,往远处看去,果然看见了老村长背着手站在远处的路口拐弯处,在林强看来,那是一个一心想当自己老丈人的淳朴的,奸诈的,憨厚的,邪恶的老村长。

林强是个聪明人,不用问,直接领着走吧,问他们为什么跟来那是多余,想撵回去,有后面那个老家伙,根本不可能。林强淡淡的说了一句:“咱们走吧。”

林小雅和林胖子一脸的意外,路上教给自己的话,一句也没有用上,林小雅扭头冲着父亲挥挥手:“爹!我们走了!!!回去吧!!!”

“行了,他听不见,走吧。”

林胖子呵呵笑着:“强子哥,咱们去哪里?”

林强边走边一脚踢飞一块小石子:“带你们去个富人的天堂。”

一架直升机从头顶掠过,转眼消失在远处,林强指着即将消失的直升机说道:“我们去的地方,这样的直升机多的是,将来我们也会有一架。”扭头看着林小雅:“你信吗?”

林小雅还是第一次见到直升机,在她的脑海里,这些东西都是国家的,个人是不可能拥有的,听到林强这么说,一撇嘴:“哼,吹吧,连个村长都当不了,还想坐飞机?”扭头往旁边树林里走去。

林强急忙说道:“你去干嘛?不走我们可要走了!”

“尿尿!”

。。。。

天色将黑,三人终于来到了省城,宽阔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车轮滚滚,脚步匆匆。林小雅来过两次,所以不是很好奇,林胖子却是瞪圆了双眼,在街口傻站了几分钟,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这的娘们可真漂亮!”

林强白了他一眼:“行了,走吧,海城的娘们更好看!”

一句话让林小雅掉进了醋坛子:“难怪你要去海城,原来惦记那里的娘们了!”

汽车站紧挨着火车站,三人排了半天队后,被告知没有票,最快也要到后天才有。只好住下了。刚出售票厅,就有几个妇女走上前来:“大兄弟,住店不?环境优美,卫生干净,一个人一晚上才30快!”

林强笑着摇了摇头,领着两人径直向前走去。

林胖子却停下想要和她讨价还价,被林强一把拽了过去。林胖子说道:“才30快钱,上次我去县城,住一晚还要50呢,就那连床单都是臭的。”

强子拉着他离开那群妇女,对他说道:“我虽然没有在这里住过,但是我知道,30快钱一晚,一定比你那县城还要臭,所有的事情都是要讲究成本的,这里的房价地价要比县城贵的多,我们住上两天,还不如去航空售票看看,也许有个红眼航班,咱们就直接飞过去。”

“你懂得真多!强子哥,这次出来,我那个爷爷说了,让我跟你学本事。”

林强依旧没有停下脚步:“据我所知,你的这个爷爷了不起,能文能武,你也非常厉害,没有去读大学,真的可惜了!不过没关系,生活就是最好的大学。”

航空售票就在火车站边上,夜里一点,还真有一趟航班。九百块一张的机票比高铁只贵了一点点,三人连叫幸运。

上了飞机,见到飞机上并没有满员,一百多个座位只坐了一半,不错,人少了更加安静。林强舒服的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海城,我来了。”






首页 - 情感文摘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