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是鲜卑帝国,皇室汉族血统很少,隋唐政治继承北朝,而非南朝

摘要: 一、李唐皇室母系是鲜卑族隋唐皇室,母系是鲜卑族,这是确定无疑的!也是无可否认的,唐高祖李渊的生母元贞太后、隋

09-05 10:46 首页 腾飞说史

一、李唐皇室母系是鲜卑族


隋唐皇室,母系是鲜卑族,这是确定无疑的!也是无可否认的,唐高祖李渊的生母元贞太后、隋文帝杨坚的妻子文献皇后分别是鲜卑贵族独孤信的第四个女儿和第七个女儿,李渊和杨广是姨表兄弟。



独孤信画像,李渊和隋炀帝的外祖父是鲜卑人独孤信。


如果李渊的父亲李昞和杨广的父亲杨坚都算是纯种的汉人的话,那么唐高祖李渊和隋炀帝杨广至少也是半个鲜卑人。况且唐高祖还娶了一位鲜卑族的皇后纥豆陵氏,唐太宗也娶了一位鲜卑族皇后长孙氏,这样大家可以简单的琢磨一下,到了唐高宗李治时期,唐朝皇室还有多少汉人血统?


更重要的是李渊的父亲李昞和杨广的父亲杨坚是不是纯种的汉人,也是一个疑问,也就是说隋唐皇室父系极有可能是鲜卑族。


独孤信的七女儿独孤伽罗,李渊的母亲即是独孤信的四女儿,所以隋文帝是李渊的姨夫,唐高祖李渊和隋炀帝杨广是姨表兄弟。


二、李唐皇室父系是鲜卑族也有文献证据。


李唐皇室自称自己是陇西李氏,汉代名将李广的后人。然而《唐护法沙门法琳别传》记载,僧人法琳对李唐自修族谱,自认为自己是陇西李氏,提出了反对意见,“琳闻拓跋达阇,唐言李氏,陛下之李,斯即其苗,非柱下陇西之流也。”


李唐氏族的“李”是拓跋达阇,并非陇西李氏。


唐太宗如此魁梧、彪悍,就是因为有鲜卑人的血统。


有人说,和尚法琳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敢当面指责李世民?说他是鲜卑人?因为此时李唐自称自己是老子李耳的后人,推崇道教,压抑佛教,认为佛教是外来宗教,是夷狄文化,所以法琳当面反驳唐太宗,你李家也不是正宗的华夏衣冠。


但此是孤证,史学家有孤证不立的说法,单单一份证据并不能证明一个历史事实,还需要相应的文献来佐证。可惜找不到另外的文献证据。


所以李唐皇室的氏族问题历来争论不休!



日本侵略中国,在民族危机的大背景下,中国学者不得不认定李唐皇室父系为汉人,也就是陇西李氏或是山东赵郡李氏。


关于隋唐皇室父系是不是鲜卑族的问题,在1930年代的中国产生了激烈的争论,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对隋唐皇室的种族问题产生争论呢?有的人说,都过去1000多年了,争论这个有意义吗?因为当时正值日本步步入侵中国,日本学者提出隋唐皇室是鲜卑族,如果一旦承认了隋唐皇室是鲜卑族,那么汉人还有什么光辉的历史可言吗,唐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所以中国学者绝对不能接受隋唐皇室是鲜卑族的观点,但部分学者接受了,于是当时就对隋唐皇室血统问题产生了激烈的争论。当时,国学大师陈寅恪提出,李唐祖上原籍赵郡李氏,属于山东望族李氏的一支。但是这一结论并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可,例如高等教育出版社《中国历史·隋唐辽宋夏金卷》一书,关于李唐皇室属于山东赵郡李氏,专门作了注,表明这是陈寅恪先生的观点,而不是学界普遍的共识。


如果说抗日战争时期,需要民族团结,需要增强中华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而暂时认定了李唐皇室父系是汉族的话,那么今天的中国已经强大起来了,难道我们还是不敢承认李唐皇室是鲜卑族吗?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人家美国还是一个多种族的国家呢,美国人可以接受黑人当总统,中国人难道就不能接受鲜卑人曾经做过中国的皇帝吗?黑人当总统并不妨碍美国成为当今世界第一强国,同理可得,鲜卑人当皇帝,也不妨碍唐朝成为当时世界上的第一强国。



奥巴马是黑人,当了美国总统,白人难道就应该反对他吗?


越是自卑的时候,版图局促的时候,越讲华夷之辨,比如东晋、刘宋以及后来的南宋,越是有自信心的时候,版图辽阔的时候,越没有华夷之辨,例如秦、汉、隋、唐。


所以不敢承认汉人是混血民族,讲华夷之辨,是自卑心的表现。


三、隋唐制度渊源于北朝,而很少继承南朝的制度。


唐承隋制,隋承周制,这是毫无疑问的!隋唐最重要的两项制度,府兵制和均田制均来源于鲜卑族。


先说府兵制




府兵制是西魏宇文泰(鲜卑宇文氏)建立于大统年间,北周、隋、唐初继续沿用。府兵制来源于鲜卑的部落兵制,鲜卑人入主中原,实行汉人务农,胡人当兵的原则,于是就有了府兵制。隋唐府兵制源于鲜卑人的部落兵制,而与汉代的兵役制度迥异!


西汉和东汉都是征兵制和部分募兵制,隋唐建国以后,并没有采用征兵制和募兵制,而是采用府兵制,府兵制是征募合一的兵役制度,那有人说,这不是和汉朝一样的嘛。注意!府兵制是征兵制和募兵制中的终身兵役制,一旦成为府兵,子子孙孙都是府兵,由折冲府统一管辖兵户,隋文帝虽然实行了兵民合一,也就是说把兵籍和户籍合二为一,但是这仅仅是破除了西魏北周以来“汉人务农、胡人当兵”的传统,允许汉人充当府兵,把兵役扩大到汉人而已,而不是废除了府兵的终身兵役制。不论是汉人还是胡人当了府兵,终身都是府兵,而没有划归府兵的农民则不需要服兵役。


隋唐帝国,府兵集中在关中,这就把鲜卑人“汉人务农,胡人当兵”的原则相当于变为“关中人当兵,关东人务农”的原则,因为首都在长安,需要重兵把手。关东和江南府兵很少,岭南的边远地区甚至没有府兵。




汉代的兵役制度无论是征兵也好,还是募兵制也好,都有服役年限的,如同今天的兵役制度,有期限,兵役结束后即可复员。隋唐的府兵则是终身兵役制。


于是有人说,我们高中学得不是这样的啊,高中教材说,府兵制是兵农合一,战时当兵,平时务农,注意!高中教材为了不使问题复杂化,采用了简单的说法。其实这种“战时当兵,平时务农”并不是指全国人民都这样,而是指有府兵的地方是这样,如果那片区域的老百姓被划为府兵了,就是“战时当兵,平时务农”,如果没有划为府兵,根本就不需要服兵役。那有人说,这不是平白无故,加重了某些人的负担嘛,其实府兵是有补偿的,国家赐予了大量的土地给府兵,而且均田制优先满足府兵的土地要求。在唐代早期,国家掌握了大量的无主荒地,有能力满足府兵对土地的要求。




然而到了武则天时期,府兵常常被官府役使,拿来充当杂役,所以大家都鄙视府兵,府兵的地位下降,而且国家再也不能够满足府兵对土地的要求了,于是大量的府兵逃亡。唐玄宗时期,不得不实行募兵制。




当然,唐太宗时代,常年对外征战,府兵不足,也常常募兵作为补充,这些临时征召的募兵,在战争结束后则解散回乡。


再说均田制


均田制产生于北魏,北魏孝文帝颁布均田令是北魏早已实行的“计口授田”制度的演变,北魏分裂出来的东魏、西魏及继之后的北齐、北周以及隋唐都承袭了这一制度。


隋唐之府兵制其实就是均田制下的寓兵于农,农民受田为国家当兵成为府兵的制度,府兵和均田制是配套的,国家授田给农民,农民就有义务当兵,并且缴纳租、庸、调。




隋唐的均田制,绝对不是西周的井田制,也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平均分配土地。国家没有义务给农民平均分配土地,也没有这个能力,国家只是把自己手中所掌握的公有地或无主荒地平均分配给农民,然后农民受田了,就有义务给国家当兵,有义务被划为府兵,并且缴纳租、庸、调。


于是有读者会说,这套制度也太落后了吧,按今天的话来讲,不是严重的赋税分配不均嘛,那些没有授田的农民,没有划归为府兵的农民,根本就不需要为国家服兵役和交税咯,但是大家想想看,国家不授田给你,你有土地嘛,有能力交税吗,是不是这个道理?




府兵制和均田制的维持,需要国家严格掌控农民,定期检查户籍和土地,而且有能力分配土地,这套制度才能维持下去,可惜,唐代均田分为口分田和永业田,口分田不允许买卖,永业田可以买卖,所以就开了土地自由买卖的阀门,于是那些贫穷的府兵就把自己的永业田卖了。大家会有疑问,既然搞均田,还分什么口分田和永业田,注意!有的农作物需要很长的生长时间,比如桑树和麻树,还有各种木材,它们一般需要10年不等的时间才能成材,如果经常重新分配土地,那么农民就没有欲望耕种这些经济作物,比如一亩地分到我手里,我种了桑树,结果2年以后,国家要收回去分配给别人了,那我肯定把桑树砍光光,才上交,不能让别人占便宜,那么试问,桑树这些经济作物怎么能成林?怎么能长期发挥经济效益?所以唐代政府不得不授永业田,为了让农民放心的种植经济作物,告诉大家,永业田就是你们的了,国家不会收回了。这就跟现在规定农地是30年产权,山林地是70年产权的道理一样,因为林木的生长周期长。




到了武则天时代,由于均田制下的农民需要交税、服兵役,有时候还被拉去为官府当杂役,国家此时又没有多余的土地给他们,而且有些农民还把永业田给卖了,于是负担越来越重,他们就不断的逃亡,脱离国家的管控。


唐玄宗的年代,均田制和府兵制事实上已经崩溃,折冲府“无兵可交”,于是正式废除了府兵制,改用募兵制。府兵制一废除,均田制当然也是具文而已,法律条文还规定国家授田给农民,但实际上则不再授田了。


均田制一崩溃,那么相应的赋税制度也改变了,改行两税法,交户税和地税,所谓户税就是人丁税,地税就是按亩征收赋税。当然均田制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唐玄宗时期已经部分开始交户税和地税了。


所以,大家想想看,唐代的制度是不是又回到了东汉?两汉是交地税和户税的,所谓“十五税一、三十税一”,就是按亩征收的地税,所谓“算赋”、“口赋”就是政府向成年人征收的人丁税。


为什么会重新回归到两汉时期的制度,因为这些都是落后的鲜卑制度带给隋唐帝国的,事实上南朝的社会经济制度比较多的延续了两汉的制度,比如征收商业税和税米等等。


汉人的社会经济本来很发达,制度也超前,少数民族一来,就被迫落后了,那么后期随着社会经济的再发展,再把原先的这段发展历程给重新接上了,这个理解起来也很简单,那就是明朝万历年间的社会经济很发达,满清入关期间一度落后,直到康乾时期,甚至到1840年以后,才把晚明优越的社会制度和文化衔接起来。但是重新接上以后,就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问题了,不是简单的回归过去,而是否定之否定似的回到原来的起点。



最后飞哥只想说一句,乔峰(萧峰)是契丹人,但并不影响乔峰成为盖世英雄,达摩祖师是天竺人,但同样是得道高僧。一味的强调血统论,只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比如《天龙八部》里那些陷害乔峰,想置乔峰于死地的人,拿乔帮主是不是契丹人说事,其实都是奸诈之徒。身为一个武侠,有侠肝义胆,仁义礼智信即可,何必区分汉人还是胡人!作为一个政治家,能够造福百姓即可,何必在意他是胡人还是汉人!



吐蕃使节觐见唐太宗


今天,我们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又何必在意汉族的血统正不正,纯不纯。能够继承汉民族的文化,即是汉族!反之如果中华民族的文化都没了,空谈血统正不正,又有和意义?


华夷之说,重文化而轻种族!


当然,我们同样也反对,拿血统论来虚无汉民族,正如1930年代日本学者的所为,企图用鲜卑帝国的理论来分化、瓦解中华民族。



本文为腾飞说史原创文章


更多历史知识,可以关注“腾飞说史”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订阅: tf13956212778 (←长按复制添加)



长按图中二维码,加关注就可以了。


首页 - 腾飞说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