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胡泳12-11 06:48
作者:胡栩然

摘要: 在千年后的今天,所有金戈铁马都成湮没尘埃,所有投鞭断流都不敌外面人潮汹涌。


在千年后的今天,

所有金戈铁马都成湮没尘埃,

所有投鞭断流都不敌外面人潮汹涌。


从明清帝都一路行到盛世长安,早晨吸一口凛冽的寒气进心肺,中午胃里装满了肉夹馍凉皮扯面的热闹饱暖,下午到达秦始皇陵时,眼里天上一轮风尘仆仆的霾阳。



当时看史记时,跳过了那些长篇大论的政绩描述,却对那个地底皇陵浮想联翩。在一座繁华都市的地底,几十万弩兵守卫着堆金积玉,人鱼膏制成的长明灯幽幽照过下一个千年,日月不息的水银河上,棺椁里的帝王仍在巡游他的领地。好像只那么一段,就能窥见一整个王朝的繁华落尽,故人旧事最后的残艳一笔。



我以为看一个人,与其评说他如何生,倒不如看他如何死。那个一统华夏的始皇,生当人杰,死亦鬼雄,叱咤风云穷兵黩武,换人间萧疏。那个追求长生不老的帝王,妄图以皇权大耀黄泉,却终没能望穿忘川,举目四望,多少身前功业也只得二字死亡。



然后在千年后的今天,所有金戈铁马都成湮没尘埃,所有投鞭断流都不敌外面人潮汹涌。而此时少年,见余晖打亮陶俑的脸,见馆外梧桐婆娑明艳,心生几分纯稚欣喜,却无半点忆古豪情,倒也不负此行。





 更多阅读推荐

  1. 然然作品 | 我和你

  2. 然然作品|诸神的黄昏,是宿命


 

说英雄,谁是英雄

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赞赏支持,

谢谢支持!








beingdigital

本人公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本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欢迎读者沟通交流,请微博@胡泳 或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留言。

“数字化时代的生活设计”

扫码关注东方历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