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励志微语录12-13 04:36

摘要: 如果不是因为那通电话,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的女朋友,在我隔壁跟别的男人做… 我叫王炎,是个地地道道

如果不是因为那通电话,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的女朋友,在我隔壁跟别的男人做…    

我叫王炎,是个地地道道的普通青年。高三毕业我就去参了军,没读过大学,转业之后因为没什么文化,只能找个大学做保安。    

虽然没攒下什么钱,但我却找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朋友。说起我女朋友陈子萱,那绝对是我的骄傲。    

不仅拥有天使般美丽的脸蛋,更难得的是她的魔鬼身材。前.凸后.翘,双腿修长。她最喜欢穿短裙配丝袜,走起路来屁股总是一扭一扭的,不管她走到哪里,男人的视线都会停留在她的身上。    

很多男人都很羡慕我,觉得我艳福不浅。但他们根本不知道,其实在一起一年多,我们从来没有睡过。    

因为陈子萱一直不愿意给我,说要把最好的东西,留在新婚之夜。我是真心爱她,自然不会去强迫。    

我以为我们会恩爱的走完一生,直到那个夜晚,七月十九,也就是我的生日。    

那天晚上,我提前在酒店订了一个豪华套房,屋里布了很多的红玫瑰,还买了一个很大的蛋糕。    

这些东西花了我近两个月的工资,甚至还欠了一些外债。不过在我看来,能跟爱的人度过一个甜蜜的夜晚,花多少钱都值得。    

到了下自习的时间,我像往常一样去教学楼门口接她,但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    

正想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就收到了她发来的短信:“老公对不起,我妈病了,我必须回去看看,如果没什么事,十二点之前我一定赶回来,爱你么么哒。”    

看到了短信,我情绪低落的同时,还有些甜蜜,嘱咐她路上小心,并把酒店的房间号给了她,但她再也没有回我消息。    

我一个人在酒店的房间里,守着大蛋糕,喝着闷酒。一直等到十一点,她也没回来,也没回短信。    

就在我心烦意乱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是一个本地的陌生号码。    

“喂?你是?”    

我一看这尾数5个8的号码,顿时吃了一惊,接起电话试探着问。    

对面安静了几秒钟,一个很好听的女人声就传进了我的耳朵:“王炎?”    

“额…对,是我。”    

我有点糊涂,不过还是立刻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电话那边的人轻笑几声,淡淡的说:“你在速8酒店233对吧?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在你隔壁,你女朋友正在跟一个男人鬼.混。”    

“你他妈放屁!”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扯着嗓子骂道。    

对方一点也不生气,用很无所谓的语气说:“是真是假,你自己去看看,不就清楚了?”    

然后,就果断的挂了电话。    

我抓着手机愣了一会,心里很矛盾。不断的告诉自己,陈子萱不是那样的人,可心里总是有个疙瘩。    

仿佛有个魔鬼在诱导我,那个女人的话也在我耳边萦绕,更重要的是陈子萱一直不回消息,打电话居然还关机了。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穿好了衣服走出套房,看了一眼隔壁的房门,关的严严实实,里面是什么情况,根本就看不见。    

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我很想告诉自己都是假的,一定是有人想破坏我们的感情,可有些东西生了根,根本就拔不出来。    

就在我下定决心要去敲门的时候,门板突然发出“啪啪”的撞击声,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女人的娇喘声。    

我头皮顿时一麻,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小心翼翼的把耳朵贴向门板,这次能听见的声音更多。    

“啊,你好棒,轻一点~”    

这是一个女人诱人到了极点的叫声,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疯狂。    

“嘿嘿,比起你那个保安男朋友,怎么样?”    

一个男人猥琐的笑声,夹杂着舒爽声传了出来。    

“哼,他就是个窝囊废,不提他,继续~”    

我的眼睛很快变得通红一片,呼吸时喉咙出发出“嗬嗬”的声音,整个肺部好像被灌了烈性炸药,随时可能会炸开。    

因为这声音对我而言,实在太耳熟了,的确是属于陈子萱的。这个口口声声说爱我的女人,居然真的背着,我跟其他男人偷.情!    

“我.艹你妈!!开门!!开门!!”    

我的胸膛仿佛要炸开了,面目狰狞的嘶吼着,照着门板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里面传出一声尖叫,伴随着东西被打碎的声音。    

过了一会,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衣衫不整的打开了门。而在屋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裹着被子里,不是陈子萱又是谁?    

所有的美好,在那一瞬间都破碎了,我的怒火瞬间被点燃,直接闯了进去,“这就是你说的爱我!陈子萱!你他妈有良心吗!你他妈就是这么爱我的!”    

陈子萱衣衫不整的站了起来,指着我骂道,“对!怎么样!我就是跟他上.床了!你就是个窝囊废!跟你在一起,你给过我什么!”    

“别吵了,不就是想要钱吗,你开个价。”    

旁边那个男人看着我,一脸嘲弄的说道。    

“我去你妈的!老子弄死你!”    

我扑过去揪住他的头发,“咣当”一声给他摁在了桌子上,“我他妈今天就弄死你!”    

我狠狠的掐着他的脖子,看着他惊恐的眼神,心里的痛苦减弱的同时,还产生了一些无法形容的快.感。    

陈子萱趁机跑了出去,不一会,四五个黑衣保镖就冲了进来。    

他们都随身带着钢管,二话不说就开始围殴我,我难以招架,很快就被打的头破血流,趴在了地板上。    

那个男人捂着通红的脖子,喘着粗气,坚硬的皮鞋直接踩在我的脑袋上,“给脸不要脸,你要弄死谁啊?你个死废物!”    

我抬起眼皮,看到陈子萱也在旁边,心灰意冷的说:“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不然,你们这对狗男女……早晚死在我手上。”    

“王炎,我们又没有结婚,跟谁好,是我的自由。张君,他对我很好…”    

陈子萱忍不住了,在旁边低声说了一句。    

“穷.逼一个,你觉得自己配有这样的女人吗?你他妈养的起吗?”    

叫张君的男人蹲了下来,用我廉价的外套擦了下皮鞋,“放心,好歹萱萱之前是你女朋友,她把我伺候得很舒服,我总不能亏待了你。”    

“这么说来,我也不能亏待了他啊。”    

就在我积蓄力量准备偷袭的时候,一个嘲弄的声音从门口的方向传来,似乎,还有些耳熟…    

我费力的扭过头,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身材高挑,性感妩媚的女人正站在门口,一脸冷笑的打量着我们。    

她有一头酒红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发梢上有着大大的波浪卷,非常好看。    

不施粉黛的脸上,肌.肤雪白,五官更是精致美丽。不论是脸蛋,身材,还是气质,她完全可以对陈子萱形成碾压。    

若是平时,我见到这样的美女,肯定会被惊.艳到。不过这种情况下,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紧咬牙关,打算力拼到底。    

“小曼,你,你怎么来了……”    

张君头上冒着冷汗,陪着笑脸,看起来有些心虚。    

陈子萱警惕的看了那女人一眼,娇滴滴的说:“君哥,她是谁啊~”    

“张君,你还是叫我的大名吧,李曼。”    

性感女郎的气场很强,走了进来,漫不经心的扫了那几个保镖一眼,“你们几个,还不住手?”    

几个保镖同时看向了张君,张君马上推开了陈子萱的手,讨好的笑道:“小曼,这个人不能放,你看,他刚才差点把我掐死。”    

“我艹你姥姥!我一定弄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我此时正在气头上,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挣扎着要爬起来。    

陈子萱对上我喷.火的眼睛,立刻胆战心惊,悄悄躲在了张君身后。    

“张君,你背着我玩.女人,我懒得管你,不过这一次,你丢的是鼎盛集团的脸面。”    

李曼瞥了我一眼,转身看着张君,认真的说道。    

张君马上露出惶恐的神色,小跑过来,“小曼,我……对!都是我该死!我错了,我不是人!”    

张君一咬牙,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嘴巴,“是我对不起你,我错了,但我是真心爱你的,我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小曼,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君哥,你这是干嘛,别伤害自己啊~”    

陈子萱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拉住张君。    

不料,张君居然狠狠的推开了她,又眼前一亮,上去就是一巴掌,“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女人!是你勾.引我,小曼,都是她勾.引我的!我是爱你的!”    

“君哥~你!”    

陈子萱躺在地上,捂着脸,晶莹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    

而我却感觉异常的痛快,甚至连身上的伤都不疼了,身心完全被报复的强烈快.感,完全占据着。    

活该!    

陈子萱,你也有今天!你为了钱背叛老子。最后还不是成了被玩腻的垃圾,被随意的扔在地上?    

我在心底狂笑着,李曼不着痕迹的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张君,你是个聪明人,只要你乖乖的,我会让你离开的体面点,你们几个,还不把人放了?”    

几个保镖可能觉得张君大势已去,所以心照不宣,同时松了手。    

我马上得到了解脱,凭着一股子力气,跳了起来,挥起拳头就砸向张君:“我他妈要你的狗命!”    

“别乱来!”    

话音一落,一张娇艳欲滴的美丽脸庞挡在了我的拳头前。    

我吓了一跳,赶紧停下,震惊又愤怒的看着李曼,如果不是我及时收手,她这张脸就毁了。    

“还不快滚。”    

李曼横着两条白皙的手臂拦着我,却对张君说了一句。    

张君狠狠的一咬牙,一把抱起了吓傻的陈子萱,转身就往门外走,“李曼,算你狠……还有你,小畜生,给我等着!”    

“我去你妈的!别跑!”    

我一听他还敢威胁我,一把抓住了桌上的水果刀,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    

李曼吓的花容失色,赶紧远离我,嘴里却喊着:“快!拦住他!”    

几个保镖再次利用“人.肉战”把我制服,我眼看着那对狗男女的从我眼皮底下溜走。气得我冲着李曼大喊:“抓我干什么!我要弄死他们!”    

“弄死他们,呵呵,那你去啊,看看你的父母谁替你照顾?”    

李曼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像是镇定剂一样,让我迅速冷静下来。    

是啊,她说的没错。这一刀子下去报了仇是痛快了,可我的家人呢?该怎么办?    

见我不动了,她冷哼了一声,取出一支女士香烟,夹在两指间,“你们都出去,守在门口,不要放其他人进来。”    

几个保镖提着钢管默默的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李曼两个人。    

一想到陈子萱在这被张君肆意玩弄过,我就觉得有些反胃,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我站起来扭头就走,李曼翘着二郎腿,吐出一串烟圈,“就这么走了?如果不是我好心告诉你,你这绿帽子还不知道要戴多久。”    

“是你打的电话。”    

我转身回头,诧异的看着她,怪不得听她的声音有点耳熟。    

李曼不置可否的一笑,随即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不得不说,李曼笑的时候,简直美的不可方物,但我同样知道,她也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我并没有理会她的询问,思索着往外面走去。至于去哪,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就不想报仇?让那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李曼平淡的声音再次传来,虽然我不想再停下,但不得不承认,她每次都能一针见血。    

见我没有回头,李曼站了起来,猫咪一般的伸了个懒腰,“我知道,你想报仇,不过嘛,就指望你这保安的工作,两千块的工资,没戏。”    

我陷入了沉默中,因为我知道,她说的是实情,我总不至于真把他们两个乱刀砍死。    

“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这个机会,让你报仇雪恨。”    

刁难了我一阵,李曼把抽剩半截的烟弹飞,突兀的说道。    

我顿时惊讶的看向了她,一脑门子的问号,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过了一会,才低声问:“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我当然有我的想法。”    

李曼做了个撩头发的动作,特别的撩.人,“不过,帮你自然不是白帮的,我也需要你为我做点事情。”    

“什么事?”    

我丝毫没有犹豫的问了出来,只要能报仇,做点事能算得了什么?    

李曼轻咬着下唇,那张俏丽的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慢慢的靠近了我。    

“我要你,嫁给我。”    

………………    

  “嫁给你?什么意思?你是看上我了,想让我给你当上门女婿?”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曼,她不会是开玩笑吧?这么有钱,长得又这么好看,还需要找上门女婿?    

在我的认知里,都是家里有钱,又嫁不出去的女人,才会去找上门女婿,看看李曼,哪里有可能嫁不出去?    

“这你就别管了,同意,还是不同意?”    

李曼骄傲的抬起尖俏的下巴,对我伸出三根葱白玉指,说:“我知道你没钱,如果你同意,房子车子都不需要你考虑,我还会另外给你三十万的聘礼,工作都替你安排了。”    

看着李曼一脸笃定的模样,我有点心动了!    

说实在的,就凭李曼的脸蛋和身材,我都想立马答应下来,更何况还有后面的几条附加条件?    

可我也不是傻子,我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李曼能开出这么好的条件,证明这事肯定不简单。    

“仔细考虑一下,这是我的名片,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李曼递给我一张金色的名片,再次看了我一眼,“想通了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不用想了,我不同意。”    

我赶紧拒绝她,因为再晚一秒钟,我害怕我会忍不住,答应下来。    

“别急着拒绝,明天下午给我答复就行,我可是认真的。”    

李曼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然后轻撩了一下头发,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    

看着她完美的背影,我本想把名片给扔了,结果,却鬼使神差的揣进了口袋里。    

我没回大学,而是找了几个平时一起玩的狐朋狗友,一起去大排档撸串喝酒。    

关于今晚发生的事,我谁都没有告诉,一个劲的喝闷酒。    

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而这个电话,彻底的改变了我的命运。    

电话是我妈打来的,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说我爸酒精中毒住了院,检查的结果居然是一种罕见的血液疾病,如果不治,是会死人的。    

这消息对我而言,不亚于晴天霹雳。我妈随后又说,这病是可以治的,但是治疗费用昂贵,要四十万!    

四十万!就算把农村老家的房子和地都卖了,也不值十万!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李曼,既然走投无路,那我也只能铤而走险。    

我赶紧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拨了过去,不一会儿,李曼有点懒散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王炎?”    

“是我……”    

我低三下四的答应了一声,支支吾吾的问:“那个……我想问,你昨天说的那个事,还算数吗?”    

“呵呵,怎么?急用钱?”    

从声音听起来,李曼似乎高兴了一点,“我的话当然算数,我们可以马上结婚,钱立刻就打到你的账上。”    

“恩,好,你,可不可以再多给我十万?算是我借的也行。”    

我硬着头皮提出要求,语气近乎哀求,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奇货可居,我这样的到处都是。    

李曼停顿了几秒钟,才懒洋洋的说:“理由。”    

“恩,是这样的……”    

我咬了咬牙,把我爸生病住院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李曼听完以后,没做什么表示,只是说:“你马上来锦江大厦,顶楼办公室。”    

她也没说的太详细,然后就挂了电话。    

这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我片刻都不敢耽搁,赶紧打车去她说的那个地方。    

二十分钟后,我出现在了锦江大厦顶楼。    

一个身穿白色职业套装的年轻女人,看见我就迎了过来,“您好,请问,是王炎先生吗?”    

“恩,是我。”    

我赶紧点头,有点受宠若惊。    

她马上露出笑容,做出请的手势,“李总在办公室等你,请进吧。”    

她帮我打开了门,我顺势走了进去。这是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不过却有点冷清。    

诺大的办公桌上,只有一台电脑,一个水杯,李曼穿着一件黑色的白领羊毛衫,坐在里面看着电脑显示屏。    

我慢慢的走过去,站在了办公桌前。    

“坐吧。”    

 李曼指了指旁边的小凳子,双手交叉在胸前,“想通了?”    

我点了点头,“是,那个,我刚才在电话里说的那个事…”    

“没问题,不过,咱们要先签署一份协议。”    

李曼高傲的抬起下巴,从抽屉里取出一份合同,放在桌子上,“你自己看吧,只要你签了,我们就马上结婚,你爸的手术费就凑齐了。”    

我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翻看起合同。很快,我的脸色就变了。    

这是一份保密协议,无用的条款一大堆。总结起来,就只有几条:1,所有的婚前财产跟我没有关系。2,不过夫妻x生活,但在外人面前必须恩爱。3,结婚后,不能参与对方的私生活。4,如果我把我们之间的协议泄露出去,我就会赔偿一大笔违约金。    

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他妈根本就不是再找老公,就是找个傀儡!    

李曼看了我一眼,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怎么样?签还是不签?相信你也看得出,我就是找一个附属品,如果真找老公,你觉得轮得到你?”    

她的话虽然不好听,但的确是真话。我这么个穷小子,怎么配得上这样的白富美?    

“看中你,就是因为你是乡下人,人品可靠。身高长相也都说的过去,我个人也比较喜欢当过兵的。”    

李曼不紧不慢的解释着,就要把协议收起来,“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不用了,我签。”    

我压住了合同,咬下笔帽,在上面龙飞凤舞的签下自己的大名。    

李曼小心翼翼的把协议收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    

接下来的事就变得简单了,李曼给了我四十万的救命钱,我全都转到了家里。    

三天以后,我跟李曼登记结婚了。领了两个小红本,婚礼特别简单,到场的都是李曼的家人,亲戚。    

我像个木偶一样配合着李曼,她的亲朋好友对我都很冷漠,我也可以理解,因为我的确配不上她。    

李曼的母亲据说在国外工作,她父亲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的。    

李曼的父亲把我们叫了出去,很直接的说:“已经结婚了,不管你们过的怎么样,趁早生个孩子,要男孩。”    

婚礼结束以后,我跟李曼一块回了家,她家住的是一座带着庭院的别墅,院子里还有两间小平房,我们的洞房,就设在了平房里。    

洞房花烛夜?    

我一点都不期待,因为协议上说的清清楚楚,不过夫妻x生活。    

让我最为惊讶的是,李曼居然已经三十一岁了!这是在民政局登记的时候,我才知道的,从她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到一点岁月的痕迹!    

我坐在大红被子上玩手机,李曼卸了妆,走了过来,“我睡床,你睡沙发,明早起来,别让我爸看出不对劲。”    

我恩了一声,刚要下床,李曼却一把拦住了我,还“嘘”了一声。    

我一愣神,然后回头一看,只见那巨大的落地窗前,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蹲在那,摆明了是想偷听。    

李曼赶紧把灯关了,衣服也没脱,直接躺进了被窝里,轻声说:“你也上来,快点,你不许盖被子!”    

我听话的爬上床,趴在她旁边,听着她轻柔的呼吸声,顿时有些心猿意马。    

过了很长时间,那两个人影都没走。    

李曼叹了口气,突然趴在我的耳边,问:“你想进来吗?”    

“想。”    

这个时候装清白的才是傻.逼,面对这么个尤.物,不想进去才怪。    

“你把这个吃了,我就让你进来。”    

李曼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小药丸,见我狐疑的神色,便轻声说:“你吃不吃?不吃你就下去,万一你不行,那不是浪费我的感觉…”    

“我吃。”    

我激动的心都在哆嗦,二话不说,就把那药丸给吞了下去。    

“你,进来吧。”    

李曼掀起被子一个角,对我做出了邀请。    

我飞快的钻了进去,但还没碰着她,她嘴里就发出一声高昂的叫声。    

“啊~”    

声音中带着痛苦,也有愉悦和享受……………………“你怎么了?”   

我有些纳闷的看着她,我还什么都没干呢,叫唤什么?   

“嘘……别出声。”   

李曼神色一急,连忙捂住我的嘴,并且发出一阵阵让我热血上涌的叫声,“啊,轻点,不要,轻一些…”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一个人表演,再一看窗外两个鬼鬼祟祟的影子,哪里还不明白,李曼是在演戏给外面的人看。   

发现了她的目的以后,我又急又气,就打算做点什么给她个教训。   

但是我很快就惊讶的发现,我似乎丧失了某些方面的功能,整个下半身都是麻酥酥的。   

听着李曼让人血液沸腾的叫声,我心中痒痒的厉害,但身体却起不来一点男人该有的反应。   

“你,你给我吃的什么!”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狠狠的瞪着李曼,这娘们不会是怕我忍不住,所以给我弄阳.痿了吧?   

李曼迅速的靠近我,趴在我的耳边,飞快的说道:“你小点声,你那东西没坏,别急,配合我,等会我帮你修好?”   

我一听这话,心才重新回到肚子里,抹了把冷汗,“我怎么配合你?外面偷听的人,是你爸?”   

“恩……”   

李曼点了点头,随即飞快的说道,“有了,你做俯卧撑吧,速度快一点,力气大一点,你应该能行吧?”   

“我当然行!但是我身体,没问题吧?”   

我看了看自己下边,感觉这四十万,是真的不好拿啊。   

“放心吧,只是暂时没知觉了,你快点,先把他们骗走。”   

李曼着急的催促我,而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把头转向另一边,口中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我两手撑住床,开始大力的做起了俯卧撑,因为动作幅度过大,导致床也开始发出“嘎吱”的响声。   

我大概连续做了一百多个俯卧撑,就有些乏力了,但是窗外那两个老不死的还没走,我只能咬牙坚持。   

“这就不行了?还当过兵呢,是不是男人啊?”   

见我动作越来越慢,李曼开口调笑了一句。   

“有本事你别给我吃药啊,真刀真枪干一场,你就知道我是不是男人了。”   

我冷哼了一声,这娘们太能折腾人了。也就是我当过兵,换了普通人,几十个就得趴下。   

慢慢的,我的俯卧撑就不标准了,成了“艹地式”,那两个人影这才鬼鬼祟祟的离开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翻身躺在了床上,喘着粗气说:“洞房花烛夜,简直就是个悲剧,李曼,我下边到底怎么回事?”   

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万一要是真把老子搞痿.了,那我就是想把她办了,也只能靠手指头了。   

“没事,那药效只能维持一个半小时,等会你就正常了。”   

李曼用被子把自己的娇.躯紧紧包裹起来,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要不然,我给你拿点钱,你去外面玩会儿?”   

“玩什么?”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而且我也累了,想早点睡觉。   

“装什么糊涂,我是怕你憋坏了。”   

李曼翻了个白眼,一翻身留给我一个背影,“咱俩只是协议结婚,你也用不着对我负责什么,有需求就出去解决,我来买单。”   

“你真大方,不过我不需要。”   

听出了她的意思,我不屑的回了她一句。出去嫖.鸡还让女人给我买单,这事我是干不出来。   

我紧贴着她就躺下,没想到她居然狠狠的踹了我一脚,差点把我蹬到地下,淡淡的说:“机会给你了,不去拉倒,你睡地板。”   

“地板太凉了,而且,万一一会你爸再来怎么办?”   

我还想替自己争取权益,守着个大美人,还领了证,没想法肯定是假的。   

只要能睡一张床,我得手机会还是很大的。   

“那你就睡沙发,来了也没关系,我就说你活.不好,不让你上.床了。”   

李曼似乎是吃定我了,给了我一个非常彪悍的答案。   

最后,我只能很苦逼的抱着一团被子,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李曼早就已经离开了。   

我洗漱完了,直接去找李曼的父亲,李国忠。   

跟李国忠一块吃了早饭,估计是觉得我跟李曼睡.过了,他对我的态度似乎好了一点,这让我觉得受宠若惊。   

接下来的几天里,李曼一直是早出晚归,到了晚上,她就会逼我吃下那种小药丸,然后让我再床上做俯卧撑。   

持续了几天,我忍不住了,因为在家里呆着太闷了,于是我就找到了李曼谈工作的事,这是她之前答应过的。   

“你想上班?”   

李曼正在喝粥,听了我的提议,动作顿了顿,“在家里陪我爸说说话什么的,不是挺好的吗?还是你又缺钱了?”   

“不是,我就是想找份工作,好歹我也是个男人,总不能混吃等死吧。”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她这话听着,就好像我张嘴跟她要钱一样。   

“你能干什么?给你个保安队长当?”   

李曼抬起眼皮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我当时就恼火了,气的转身就走,这尼玛也太看不起人了,当保安?老子在哪当不了保安?   

“站住,回来。”   

李曼淡淡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带着一丝的压迫感。   

我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出去了,我要找份工作。”   

“你工作的事我会考虑的,今晚给你答复,怎么样?”   

李曼抽出纸巾擦了擦嘴,提着包包站了起来,“公司那边还有事需要我处理,我就先走了,你在家多陪陪我爸。”   

李曼急匆匆的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我恨不得在那扭动的小.屁股上,狠狠的拍几巴掌。   

整整一天的时间,我就像个奴才一样,陪着李国忠下棋,伺候他喝茶,喂鱼。   

结果到了晚上,李曼居然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她要陪客人吃饭,今晚就不回来了。   

我感觉很不舒服,但又毫无办法,毕竟,我的确没资格管这些事。   

可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我突然又收到了一条短信。   

我迷迷糊糊的点开阅读键,当我看到内容时,马上就被惊醒了。   

“王炎,新婚快乐,你老婆功夫不错,我刚刚试过了。” 

▼▼▼▼▼  

由于微信“篇幅”所限,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后面劲爆内容!!